夜话| 今夜,未有灵感

 
已经连续两天没有任何的灵感了,昨天是忙着背单词,忘了写诗,今天是真的没灵感,刚才续了一首别人的诗,看来看去都别扭,索性不发出来了。

饱醉豚应该比我大十几岁,由于我是他的脑残粉,所以尊称他一声“饱叔”。

 
最近都没有刻意为文,都是灵感来了动笔就写,可能是我刷牙的时候,也可能是我准备睡觉闭上眼睛刚过两分钟,突然灵光一闪,脑子里蹦出一句诗,可能是五律的结尾,也可能是七律的结尾,然后我就会反过来写前面的句子。

在网络上,对我影响最大的两个人,一个是饱叔,一个是连岳。我估计饱叔不乐意,因为他不屑于跟连岳并列在一起。

  没错,我的诗一直都是从后往前写的,每一篇都是,这是真的。

从牛博网开始,我就是饱叔的脑残粉。老罗的锤子手机虽然卖得不好,但当时的牛博网的确很牛。

 
特殊技能?可能是毛病,不过大多好的句子都是最后一句,因为这才是上天赐给的灵感,其他三句,全是我刻意而为之,是人造的。

牛博网分上下身,上半身是老罗邀请的作者,老罗推荐的文章,会在牛博网上半身首页显示;下半身是注册用户,想上首页,只能靠点击量和回贴量。

 
其实我一直挺在意天分这个东西,我也挺没天分的。我有这样一个朋友,她是个画画得奇才,爸妈都是学画画的,后来爸爸在银行工作,妈妈是小学美术老师。她从小就喜欢画画,也看漫画,四五岁的时候就凭感觉画过梵高的《星月夜》,而我四五岁的时候还是个画白雪公主、格格、房子的土鳖,梵高是谁?听都没听过。

饱叔是长期占据牛博网下半身首页的作者之一,饱叔每发一篇文章,都能掀起腥风血雨。

 
她极度在意手感,一般没手感的时候她是从不画的,就算画出来也是不那么好看,但是,她一般都很有手感,画出来的东西很有灵气,最后考上了央戏学舞台设计。

饱叔的粉丝都是脑残粉,不过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像我这样的,不管他发什么,都是赞。第二类是不管他发什么,都是骂。

 
面对这样的人,不服不行,可惜这样的天分不是人人都有,所以更显得难能可贵。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下载,赞他的粉和骂他的粉,都冲着他的尖酸刻薄而来。我很佩服那些骂他的人,有些人是专门跑到牛博网注册帐号骂他的,被封了一个号,再开一个号继续骂,很是执着。后来我写过一篇文章《爱的正确姿势》,我认为这两类粉都是爱他的,因为饱叔在他们心里有足够的分量——时间这么宝贵,能投入时间费尽心思去骂一个人,不是爱是什么?

 
关于写诗,也是个看天分的事,比一下李白和乾隆爷,就不难看出。乾隆爷一生写了41863首诗,一首也没流传开来,而《全唐诗》作者2200多位,一共才48000余首。他寿命89岁,折合成天是32000多天,除去童年,能用来写诗的不到30000天,平均每天写诗超过一首。每天一首也算是日更党了,都说勤能补拙,也没见他变得多么高明,在诗词方面。

我那时候20出头,三观不牢,在牛博网被各种价值观洗脑,每当被洗得昏昏沉沉的时候,只要一看到饱叔的文章,瞬间清醒。

 
线下也认识很多诗友,也有类似于乾隆爷这样的大神,真的是无话可说,不敢说也不好说,我自身写的也就那样,况且年纪还小,没有话语权,更没什么资格。

饱叔很少骂人,但每个字都能像刀子一样戳进人心里。嘴这么毒的,这么多年,我只见过叶子风一个人能跟饱叔相提并论。

 
今天特意看了看饱醉豚,以及那些打着“反对简书及CEO纵容这样的人存在”要退出简书的人,这场“闹剧”让我感觉很可笑。

饱叔是个人主义者,饱叔创立豚儒主义阐释他的价值观,对我影响很深。但我对主义两个字过敏,听到主义二字就起鸡皮疙瘩,所以没加入他的豚儒主义。后来我自称是“你情我愿”派,其实也是标明自己的个人主义立场。

1.饱醉豚扮演的就是唱反调的角色,他的存在就是为了以新奇的观点引人注目,无论是日狗事件,还是程序员被出轨事件,都是这样的套路。偏偏有人爱跳坑,他的观点是不是错误没必要争,公道自在人心。无非是你赞不赞同,赞同就点赞,不赞同绕道走就行了,非要喷来喷去争个输赢不可,骂来骂去,反倒让黄土里的祖宗不得安生。

饱叔是理工男,在文科生面前保持足够的优越感,他骂柴静是文科傻妞,骂余秋雨没文化,都有充足的理由。饱叔的诗写得很美,这让他有足够的才情去鄙视柴静余秋雨之流。

2.对饱醉豚我是持路人观点,因为他有一部分文章还是很有价值的,能引发我思考的,简书需要一个像他这样别具一格的思想来碰撞一下,当然,他的日狗观点就算了,忍不住想爆粗。

饱叔的粉丝将他的文章收集起来,制作了《饱醉豚文集》,饱叔说要把《饱醉豚文集》印在厕纸上,我觉得这个想法很棒。我收集了饱叔的文集,后来电脑坏了,一直沉睡在硬盘里,至今没舍得丢。

3.关于其他的素人发公告退出简书,简直是满满得丧能量,也有蹭热度之嫌:

后来饱叔离开牛博网,去了格道网,开通了网易微博。格道是个小众网站,用户不多,但很精彩。我在那里认识了爱伺机摸人、老刘、叶子风、小五,都是牛人。

第一,你又不是知名人士,退出一个你已经这么看不起的简书还要发公告?不觉得矫情?

我虽然是饱叔的脑残粉,但他的部分观点我不赞同,特别是他经济学观点。他推崇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从进化心理学上看,道金斯的观点很深刻,不过用在经济学上就很不靠谱。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