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死亡,你知道吗?

立意太深刻,往往会让读者看不明白你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昨天,在一个公众微信号上无意间读到了一篇关于死亡的文章《中国最懂死亡的女孩,告诉死亡的意义是什么?》,那是一个年仅19岁的女孩,在异国安乐死属于合法的情况下,为患上肝癌的好友签署了安乐死的同意书,回国后却被安上了凶手的罪名。

一篇文章,寂静如死水,那么悲观的心境,又怎么会有人喜欢呢?

女孩遭受国内谴责攻击,内心彻底沦陷,患上了一种很严重的心理疾病,叫“PTSD”,“创伤后应激心理障碍”。最终经过了一年多的炼狱般的治疗,女孩获得了在精神鉴定中心所开具的一份康复的鉴定书。可是女孩依旧恐惧,她心理知道,内心深处的世界对死亡依然有着非常深沉的恐惧。

“有的人活着,可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可是他却活着。”乍看之下,有悖常理的话,放在某一特定的场景里,比如说一群醉生梦死的人在肆意挥霍青春,比如说一群立志要闯出一番天地的人,他们死了,精神却鼓舞了千千万万的人……

之后女孩做了一个非常冒险的决定,去到离死亡最近的地方—临终关怀医院,在女孩二十一岁的时候,成为了一名临终关怀的志愿者,前前后后,历经了8年的时间,送走了40多位临终着,女孩本以为是去跟死亡去对抗的,没想到,最后便是握手言和了,因为那段残酷的经历告诉她不得不靠近死亡,通过了近十年的成长和蜕变,她说:“当死亡真正来临,我们都要有尊严得和这个世界告别。”

在西藏,藏民们相信,人的肉体是灵魂的承载。达赖喇嘛是世代轮回,只要灵魂不灭,自会有身体进行装载。当他们圆寂之时,记下时间,再在西藏民间寻找时间合适的灵童,到了一定年纪便将其接回。惊人的是,孩童在未经教化,便熟知前世的很多事情以及经书典藏的内容。

那么,死亡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我们以为死亡是恐惧而悲伤的,但实际上真正让我们觉得恐惧的,是我们对于死亡的看法。

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到死亡是在五年前的一个秋天,当年还是一名实习生,那是一个没有太阳的早上,我如往常一样,早早前来上班,病房的走廊里只看见两个夜班老师紧张而又忙碌的背影,我戴上口罩,缓缓推开了一间了抢救间的门,倒吸一口气之后,退了出来,那一刻,我直面了一个陌生死者的面目,那一年我二十一岁。

从那时候起,我便刻意的想到死亡的事情,尽管那只是工作的一项内容,从恐惧到共情悲伤到正确对待,五年的时间里,前前后后接触了许多的临终着,见过家属对死者的各种态度,如今,我能深刻的感受到文章里那位女孩的恐惧与无助。

其实死亡,是生命的最终归属,我们常常避讳去谈论死亡,觉得那不吉利,是残酷的现实,是悲伤的结局,但是当你真正目睹了临终者要承受的各种身体疾痛与不能自己的时候,你以为的尽一切所能去延长不能更改的生命结局,其实你只是在自我救赎,你并不知道死亡将近,疾病之痛所带给临终者的折磨,所谓可以安乐安静的无痛苦离去,能够放手让他走或许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们听了太多关于他人口中死亡的说法,由于我们拒绝谈论死亡已经根深蒂固,一位女孩在国外签署一份合法的安乐死的同意书,回国后却被诬告是杀人凶手,其实我们对死亡的恐惧是我们大多数人对死亡的看法。

图片来自网络

神州大地,大家对死亡轮回的态度各持所见。

死亡,应该是可以被接受的事情

死亡并不是一件不能发生的事情,实际上它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的现象,当死亡正真来临,每位临终着应该都有权利去选择有“尊严地和这个世界告别”。

因为在肿瘤科工作,肿瘤的患者基本都是被宣告了死刑的人,三年或五年,患癌能有五到十年的生存期属于相对乐观的状态了,曾被人问过这么一个问题:你天天在肿瘤科上班,里面都是相对压抑的人吧,你是怎么去调节自己的情绪的?

其实,我并不知道怎么去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有时候,我所见到的生命并不是都是悲伤的,他们和我们一样,对于死亡,他们或许正在慢慢的学习靠近,或许许多人认定死亡应该是绝望而悲伤的,但是其实死亡不应该都是绝望的,至少在我这些年看见的生命里还不算是。

在实习之前,我有过一周的在学校附院的中医科预实习阶段,那时接触过一位患者,她在查出肝癌后进行各种治疗都无果、在医生预言活不到一个月的时候,让家人把自己送到一个相对与界隔绝的小岛上,那座岛上住的都是被宣判了死限的人。她说在岛上的日子,她关掉了所有的通讯工具,断绝了一切与外人的联系,和家人相约,三个月之后,如果没有消息才可以到岛上去找她,她说,那时候的在岛上,内心开始平静下来,每天是日出而起,日落而息,感受到一种自然的赐予。她说,每天能睁开眼睛,看见太阳的时候,内心满是感恩,而那时候,死亡于她好像已经不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了,她说把自己融进自然的时候,才会明显感觉到其实自己才是自然的一份子,应该遵从自然的生长规律。她自己没有想到活了三个月,三个月后,她回家了。

我们见面的时候,是她从小岛回来的第十天,住院进行一些中医保健治疗,一周之后,我便离开了学习,离开那座城市,半年之后,从带教老师那里得知,她已经走了。

我参加工作之后,遇到过一个癌症晚期的小姑娘,在夜查房的时候,姑娘突然问起我:“姐姐,死了会疼吗?”

我心里一惊,我说“我不知道”。

我不想去给任何人营造一个所谓美好的世界,我最后跟她说,“要不你想象一下,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想象出来”。姑娘想了一会说,“我觉得死了以后,我一定不会再被别人嘲笑,不用见我不喜欢的邻居了”。

我说“为什么呢?”她说“因为自小我就一直吃药,被邻居们嘲笑,我得了一种治不好还会传染的病,我死了以后就不用被她们嘲笑我了”。

当时,我的心里一沉,关于死亡,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在姑娘离开之后,我偶尔回想起和她谈论死亡的事情,我想为什么对于她来说死亡不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呢。

或许是因为没有人去告诉她,死亡是不能谈论的,是毁灭的,是绝望的,是因为她还没有认知。

直到后来在工作里,不断遇到各种关于死亡的说法,我试探的去询问过不同的人,包括一些临终者,其实我们所恐惧的并不是死亡的本身,而是我们听过的各种关于死亡的说法。

图片来自网络

生命就是一场修行,死亡则是一段修行的终结。

重要的应该是好好活着

生命是有它开始与结束的定数的,我们要学会承认,生命走到这里,要离开的时候,应该放它走,死亡应该是可以被接受的事实。

我遇到过另一位癌症的患者,她的情况非常槽糕,当时医生说如果做治疗的话,可能可以延长几个月,患者的女儿便坚持要她去接受治疗–去做化疗。但是患者是相当不愿意的,她说死亡是一个正常的过程,是应该去承认的。但是她的家人却不愿意去接受这个结果,为了让家人放心,她承担着化疗后一次又一次副作用所带来的痛苦,她和家人们商量过放弃治疗的事情,但是家人从来都是拒绝她。她的一位家属说,我怕今天不给她治疗,我们将来会后悔,也会被别人说成不孝的。可是,你们看着自己的亲人,痛苦的挣扎在临终线上难道也不觉得后悔吗?

很多时候,我们不能正确看待死亡这件事,以为好死不如赖活着,哪怕再痛苦再折磨也应该活着,我们打着爱的名义。亲人的离开,会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情,但是她已经身患重症,已经承担了很多痛苦了,她不应该再去承载你应该承担的那份痛苦。

死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好好活着。

死亡从来没有刁难过我们,我们也不必再对它耿耿于怀,活着唯一的意义应该是,来到这个世界上,应该坦坦荡荡的活着,然后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应该可以安详地有尊严的离开。

佛教里讲求因缘际会。即你所经历的或是因或是果,因果互报、天道循环,生生不息。

常有人说,活着太累。我也曾这么和我妈抱怨过,我妈说:“这不很好吗?这证明你还活着,只有死人才不会累。只是,你愿意当死人么?”

我摇头,我真的不愿意。做人太累,可是能得到这一世做人的机会,得有多不容易。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有那么多的其他生物,我跑赢了其他精子,我也没遭遇到被打胎,健康地生存于这个世界上。

我不是仙人,也不是下凡来历劫的。让我们来做一个假设,如果你是一个被关在监狱里的终生监禁犯。有一天,狱警突然打开监狱的门,和你说:“现在你有了七天的假期,你想想要出去做什么?好好享受一下。”那你肯定想要好吃好喝好玩一场。

但是末了,狱警接着说:“但是如果这七天你表现得好,你就不用再回来监狱了。”这时,你又会选择怎么做呢?估计你又会有了别的想法,你会不会想着怎么去规划在狱外的时光,以求得到不用再回到监狱的机会。

若是把在世的这短短几十年当成是“七天的假期”,你要怎么做?

这一场修行,但求无愧于心。

澳门威尼斯人app下载,你只有这一段的假期了,你会不会倍加珍惜你在人世间的这几十年,这七天的假期?

也许你不会再在晨曦初现时仍旧缠绵于被窝当中,你会打开窗帘,感受阳光照进屋子里的温馨惬意。桌子上有一束金盏花,朝气蓬勃。

也许你不会在寂静的夜里辗转反侧,你会听心脏跳动的声音,听水滴“滴答滴答”不止息。打开手机播放器,听美妙的钢琴声在你的耳膜里舞蹈。

也许你不会再去在意蜚短流长,你会过好自己想要过的一生。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能让你听见内心的狂吼低吟,你能感受到“心流”。屏气凝神,只活在当下。

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要去留意,要去在乎,而我,只求坦荡荡地过完这一生,无愧于心,便好。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