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的祝福

梅子明白他和她不会在一起,但她还是会想起他。她把这些思念记在信笺中,表面上嘻嘻哈哈,但是,心里却暗流涌动。为了不思念他,梅子付出太大的代价了。

当梅子跟她的闺蜜说起这件事,令她的闺蜜好一顿羡慕。

经过这次戏剧的夭折之后,梅子关上了自己的心扉。梅子开始一个人让自己过得精彩。其实,梅子只是看起来理智而已,对吧?梅子只是运气不好,遇到了不该遇到的人罢了。

但是今天遇见的他,跟她以前所认识的男生不同,他是个王子。对,王子,梅子的王子。最让梅子心动的是她们换鞋的时候,他跟他的朋友们耐心的在旁边等着。虽然他的朋友们也很有礼貌。比他更加的帅气。但是梅子却唯独对他心动。分开前他们加了彼此的QQ号。他们在网上聊的很开心,像知心朋友。

梅子非常害怕自己的念头,但这个念头又经常在不合时宜的场合一闪而过。身边的好友一个个步入婚姻的殿堂,梅子也学乖了,周末能独处的话就尽量不去联系别人。

后来他们联系的少了,倒是他的朋友找过他,要把钱还给他,她没要。闺蜜问她为什么不要,她也说不出为什么,可能觉得要了之后他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吧!而那句:我会开着宝马回来找你的。也应该被他遗忘了吧!

按照正常的程序发展,梅子离开了第二个男生,然后跟她的选择结婚,最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或者,再退一万步讲,假设梅子最后没有结婚,至少,她还有个备胎。不论怎样,梅子都不会自己一个人。

再后来梅子把他给删了。那张被她收藏的工作证现在也不知道跑到哪个角落了。

梅子恢复单身后,她想起的第一个人是最初的男生。梅子记得他曾对她说,如果你还单身,请告诉我,我希望你还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不说明原因就借钱,你觉得我会借给你吗?梅子发的是语音,语气很不好的质问他。

要先澄清的一点是梅子并不是脚踏两只船。当后者出现表明要追梅子的时候,梅子就很诚实地告诉他,她正在和学长在尝试着交往。而他,也许到头来只能做无用功。

闺蜜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毕竟她也没谈过恋爱,只能抱着她,陪她一起哭。

跟着他,一辈子都不会无趣的。对于梅子对未来的恐惧,他对她说,有我在。

梅子第一次去溜冰场,免不了摔跤,正当摔的惨不忍睹的时候,一个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闺蜜很愧疚,她安慰闺蜜说没什么,他并不喜欢他。,虽然她说不喜欢他,但闺蜜觉得,梅子一定是喜欢过他的,因为她曾经,为了他哭过。

所以,愚笨的梅子没有料到的是,梅子的这一举动,就像一把刀刃剜在对方的心头上。这一点,是梅子过了很久以后才明白的。越是在乎一个人,越是患得患失。就像是经过大半年的麦穗就要收成了,而农民却比以往的任何时候更加惴惴不安,害怕突如其来的意外会让他们颗粒无收,每晚他们都不曾睡过一个安稳觉。我不知道这样的比喻是否恰当,只是,当时梅子的沉默以及对对方关怀的拒绝,让对方跟她一样,夜夜日日如芒在背,寝食难安。

我没钱吃饭了。和家里闹别扭,他们不管我。他沉默了半天,回了梅子一句。

在这段感情中,梅子自以为处于上风,或者梅子认为他只是她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对方应该倍感珍惜才对。起码,后者的举动也是让人这么认为的。

他们就在马路边坐着,聊了很多,聊了很久。

最后的一根稻草终于压倒了骆驼。梅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场混乱的感情,可能一个礼拜,可能一个月,也可能一个季度。梅子天真地认为对方会耐心地等下去,就像每次约会时,对方都会提前一个小时去等梅子。可是这一次,对方等不到梅子的释怀就放弃了。他在梅子冷静的两个礼拜中发着高烧,一下子瘦了十斤。

梅子从小学开始就被班里同学孤立,特别是跟男生更是不和,经常和男生吵架,甚至打架。这让梅子非常讨厌男生。

有些地方,你一生只会去一次,有的人,你一生也只会爱一次。

澳门威尼斯人app下载,她高兴的和闺蜜分享,可是说到一半,她却哭了,哭的很伤心。

梅子敢去溪里摸石头,梅子敢在一个人走夜路,梅子敢当众顶撞老师,梅子什么都不怕,除了摩天轮。那是一种完全听天由命的感受,梅子完全无法掌控。这种感觉就跟爱一个人想念一个人一样。

他走的那天梅子去送他了,很不舍,但梅子笑的很开心,他以后就会有新的生活了。会过的更好。

可能真的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梅子一直缺了那根将心比心换位思考的弦。

他一把抱住梅子,信誓旦旦说了一句让梅子很想笑的话。

他说他要要去别的城市工作了,很远。梅子只能拍拍他的胸膛,让她加油。

可是,为什么都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两个人却分开了呢?每当想到这个问题,梅子突然失忆,她总是记得那些美好的岁月。

梅子和他是在溜冰场认识的,她记得很清楚。那一晚,梅子和一同打暑假工的同学出去玩,遇见了他。

恢复单身之后的梅子的生活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平淡如水。工作上兢兢业业,与同事们相处融洽,业余时间去练瑜伽,打乒乓球,跑步,弹古筝,吹陶笛,周末与好友聚餐看电影,偶尔去相下谁都看不上的没有结果的亲。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梅子今年三十岁了,娃娃脸的她混进大学生中依然不会被拆穿。

梅子抬头看着他,他笑着看着梅子,伸出手要拉她起开,梅子鬼使神差的拉住了他的手。他教她溜冰,很细心。这让讨厌男生的梅子,对着这个有些帅气而又温柔的小伙子有些莫名的心动。他不像其他男生那样没礼貌,对她冷眼相待。

他会为她开车门,他会为她买泡芙,他会为她吹头发,他会为她找材料,他会为她去排队,他会为她讲笑话,他会带她坐摩天轮……

也正是因为这次表白,让梅子觉得她或许并不喜欢他,只是对他有种好感,说不出的好感,或许是因为她第一次跟他一个男生接触。

你在哪?我去找你。梅子想也没想拿着钱就出去了。她身上就一百块钱,去超市买了些吃的,剩下的钱都给了他。

我以后还会不会遇上一个我拼尽了一切去爱的人呢?梅子隐约觉得不大可能,可她只说不知道。如果经历了这一切,时光能够重来,是不是梅子就能得到大圆满的结局呢?

他是第一个让梅子心动的男生,但这并不代表梅子喜欢他。

“我好担心我是在调教别人的老婆啊!”

梅子偶然发现他们居然在一个厂里打暑假工。这让梅子很开心。但是,梅子看到也只不过是他的工作证而已,他前几天就不干了。梅子把他的工作证悄悄的收藏起开。

梅子记得他为她所做的一点一滴,唯独不记得自己为他付出了什么。梅子不可能这么自私吧?可是如果真有的话,为什么她会不记得呢?

2月14号情人节,闺蜜逼梅子表白,她去了,答案毫无悬念,表白失败。

好在当梅子拒绝时,也没有人继续坚持。曾出现几个不知情的人责备梅子的薄情寡义,但是估计后来听到了些什么,也就不再有人为难她了。本来就是这样,在别人的婚礼上你一点都不重要。

我教你吧。

梅子的世界分崩离析。

我以后会来写宝马回来找你的。

要是在一起的时候能够互相签订一份分手协议该多好!这份协议书要有以下内容:所有的分手都不算数;如果谁提分手,另外一方可以主动联系,不受制约;谁都不许提分手……梅子又开始幼稚了。

周末梅子也回了家,闺蜜一把勒住她的脖子,逼问她和他的故事。

我想,梅子那么高傲的一个人,也只有在真正爱上的时候才肯放下身段。遗憾的是,梅子一直都高估了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分量。

他第一次主动找梅子聊天是借钱。这让梅子很生气。无缘无故找她借钱并且不说为什么。能不生气吗?

梅子并没有恶意,也不是拒绝,只是梅子需要一个人想通慢慢消化这个拥挤不堪的感情世界。倘若你是梅子的话,我想你也应该能够理解梅子这么做的原因。如果当时有个感情分析师在梅子的身边为她开导为她出谋划策,告诉她这样做才是正确的,该多好啊!

很幼稚,但是梅子却感觉很幸福。它像一个承诺,他给她的承诺。

两个完全不同个男生同时出现,梅子误认为他们深爱着梅子。梅子不是个很贪心的人,但这次两个人她都想要。但是最终,梅子并没有得到当中的任何一个人。

更加凄惨的是,梅子瞻前顾后左思右想了许久,拉下了她二十几年没拉下过的脸,抛弃了她自认为是无价之宝的自尊,连哭带求地挽留时,对方果断拒绝,并且在梅子的世界里闪退了。

梅子双手紧紧地抓住护栏,耳边响起了尖叫呐喊声,还有呼呼的风声。梅子感觉她好像飞了起来,心跳似乎停止了跳动。在脑子放空白前的那一刹那,脑海中浮现出来在她闺蜜的婚礼上,未曾谋面的新郎向一无所知的她敬酒时,那红如鲜血的葡萄酒沿着她的喉咙伴着她惊愕的脸一滴一滴地往下淌。他熟悉的面孔,淡淡的浅笑,被无数倍地放大,梅子突然想起来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你什么都不懂……

“我们婚礼上的歌就挑你爱的陈奕迅的吧?”

他属于温文尔雅型的,梅子一开始有些嫌弃他的学历比自己低,而且,两个人聊起天来有些吃力,大部分都是沉默,不过奇怪的是,这种沉默并不让人尴尬。两个人不必为了聊天找话题,这是一种令人舒适、放松的沉默。让梅子最为吃惊的是,他会每天写一封信给梅子,信里都写些琐碎杂事,并且,他从来不要求梅子写回信给他,他说,我干杯,你随意。

梅子回想起了她很久之前参加婚礼的情形:白色飘逸的婚纱,西装革履的新郎,甜蜜可人的蛋糕,热情洋溢的香槟,羡慕期待的宾客们。他牵着她的手,就像牵着整个世界一样,缓缓地走过那红地毯,在礼仪的引导下,坚定地大声喊出“我愿意”三个字,满脸的幸福与满足。再也没有比那一刻更美好的时刻了。

这时,梅子早已经忘记了她每次体检时高血压的情形,她早已忘记上次坐完摩天轮她嘴唇发白手心冒汗的情形,她早已忘记她曾发誓再也不来游乐场了。

“要,就算分手了也要包很多钱给我。”

“你是我最爱的女孩,我从来没有为一个女孩如此失态过,谢谢你带给我的美好。”

梅子始终不承认后者是她结婚的障碍。但事实上,对旁观人而言,这点不容置疑。

梅子跟他说,好。对于这个答案,梅子不曾犹豫不曾后悔过。尽管,直到他求婚的那一刻,他们都还没牵过手,他们都还没一起出去旅游,他们都还没见过对方的家长。情侣间很多该做的事情,他们都不曾涉足过。他们只是聊得来罢了,于是就错以为,这样可以厮守终身。

梅子早应该弄清楚的是她真正喜欢谁,而谁又真正喜欢她。

活着就要记住,人生最痛苦最绝望的那一刻是最难熬的一刻,但不是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熬过去挣过去就会开始一个重要的转折,开始一个新的辉煌历程。

梅子害怕自己一个人,却又总是一个人。随便找个人嫁了吧?自己已经过了逞强和赌气的年龄了。只要自己不再继续固执下去,生活将会是另外一番模样。想想也是不无道理。

她记得的是什么呢?是她对他的嫌弃,是她对他的苛责,是她对他的冷落,是她对他践踏之后他的沉默……

在梅子和第二个男生在一起的时候,梅子的一个好友曾小心翼翼地对梅子说,他图的是对你的新鲜感和占有欲,他的生活环境跟你不一样,当他得到你之后,他会抛弃你的。

“我把马戏团的票号发给你,本来打算明天带你一起去看的,没关系,有人陪你去就好。”

梅子本应该跟第二个男生互不往来才对,怎么又在一起啦?

没有人会一直在原地等候,爱情里是不存在等待戈多这号人物的。

梅子终究觉得他比不上她,而她又不善于掩饰。

“没大脑。是《幸福摩天轮》啦。”

可是,这次,梅子终于意识到了不一样。梅子掉入了爱情的漩涡中,毫无意识。没了他,梅子不习惯,没了他,梅子会想念。

可是,该死的梅子此时跟谁在一起呢?你绝对猜不到。那就是之前梅子放弃的那个男生。

不就是分手吗?梅子应该能够应付的,再说了,梅子在读大学的时候也被抛弃过,梅子在几个月前也被向自己的求婚者抛弃过。伤心完之后不还是活得好好的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这次相遇放在之前她的冷静期,或者他们就在一起了吧。可是,事实又证明,没有谁非谁不可,想想当初的山盟海誓,梅子再次被狠狠地打击了。

“哪有新郎给新娘包红包的啊?我怎么没见过呢。”

以前我爱你,所以我甘愿为你冒险。现在,为了忘记你,我甘愿自己冒险。梅子心里说。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