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纪的修行是孤独

有一种孤独是经历了一年的工作之后突然回头看自己来时的路,才发现曾有一段日子自己一直在重复、重复,然后自己开始有所畏惧。曾经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作为一个工科男一路点歪自己的技能树只为了别人的梦想变现,没错,我就是那个一直为英雄鼓掌的人。

是的,有些朋友已经知道了,我离职了,是的,离开了追梦网。

知乎上,有这样的一个问题,如果有机会让现在的你遇到刚毕业初入职场的你,你会对他说什么?

每天在知乎上还是有朋友邀请我回答众筹分类下的问题,昨天还在和一个人私信聊他们的项目。

我笑答“Run,Forrest!Run!”

以前我会想一万种抖机灵的方法,但是这次我没有。

那么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呢?我曾经这样描述我的工作——互联网的一边是我的指尖,另一边是无数的年轻人,他们在世界各地冒险、旅行,他们遵循内心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们关心公益让世界变得更好,他们专心科技帮助更多的想象变成现实,这种工作也是一番神奇的体验。

同往常一样,尽我所能回答了大家所有的提问。

于是,离职之后,自己也在家思考了很久,停下是为了更好的向前,这中间是一段关于梦想、关于孤独的故事。

知乎上,有个人给我发来了私信,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他依旧给我讲了他面临的问题与挑战,他希望构建一个众筹平台让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能够体会到众筹的魅力。我问他你想好了么?他说他想做这件事情,不为别的,就是纯粹的希望大学生们完成他们的梦想。我给他列出了许许多多如果他真的这么做可能会面临的问题,如果真的商业化可能会面临什么问题,然后他说“我们不为什么,只为了能做点对他人有帮助的事,而不是世上所推崇的实用主义”。

工匠是孤独的,在充满浮躁与诱惑的生活中选择重复与坚持

心中有一万个否定,想对他讲“老子已经离职了”,但是我没有。

我是一个在被孤独环绕的环境中成长的人,小的时候,可以在家里坐在地上去拼一天的拼图;可以在一张A4的纸上用半个小时的时间画一条龙的轮廓,然后用两天的时间在龙的身上画密密麻麻的龙鳞;在画室里坐上一整天,只为去画前面的钠灯下的静物。

我说那你就去做吧。

从那时开始,我就学会了与孤独为伴的技能,这个技能的缺点在于开始的若干年都无法得益于此,会被加上“自闭”“不合群”的标签,直到上大学之后,我才发现也许我的人生可以得益于此。因为你可以与孤独为伴,当自己独自一人时可以更加投入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同时,在嘈杂的环境中,可以跳出这个浮躁环境进行另一面的思考。

关闭了微信,静静的坐在家里的电脑前,时间仿佛静止。

也许是因为我带着工匠般的执着,也认识了一批工匠精神的朋友。我问过我的朋友们,为什么在浮躁并充满诱惑的生活中选择重复与坚持。

这不就是一年前的我吗?经历了这一年,你到底在怕些什么?到底又在担心些什么呢?

咖啡馆的老板对我说:“就像对现磨咖啡的感情,每个人都值得更好的,是生活而不是工作让我们之所以为人,如果不能享受生活,该是一件多么寂寞的一件事。”

我喜欢这件事,非做不可,那就去做啊。

程序员的朋友们说:“因为编程也是一门手艺活,在Minecraft纪录片中,马库斯说做游戏仅仅是为了做游戏才叫独立游戏。新闻大肆报道微软25亿收购Mojang,却很少有人提及他8岁就开发了他的第一款游戏,所以不要着急,我们需要沉淀和积累。”

我喜欢这件事

学会与孤独为友,也让我们在野蛮成长的过程中经历更多的思考,面对选择,面对诱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这个,以及知道自己该如何得到,比快速得到别人认为好的东西更加重要。

那是我追了一年的梦。

与孤独为友,面对标签化的人生,我选择思考

当我们把目光放到其他人身上时,去询问我们孤独吗?是的,我们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要孤独。在热闹的聚会中,我们要端起酒杯与那些来来往往的陌生人进行社交;互相交换名片,回到家以后完全不知道那些名片上印有的姓名意味着什么;微信里各种朋友发着我创业了,帮我分享下我们公司的链接;遇到明星大咖,赶紧上前合影,然后在朋友圈里写道我就喜欢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

离开的那天,跟彭彭说我真走了,彭彭说我给你拍几张照吧,于是,我们在公司里、阳台上、公司前台、楼下等等各地照相,想和每一个角落合影,活脱像从这里毕业了。

曾经有位大咖说过娱乐即谈资,正如为什么在刷微博的时候会看看今天的头条是什么,正如一个明星发了一条微博,然后各大段子手纷纷模仿。正如前几天范爷发了一个“我们”,然后当天的微博以及朋友圈就被我们这两个字刷屏,这个大众都在娱乐的时代,这就是谈资,如果不知道,就看不懂朋友们发的微博朋友圈,于是就会变得格外孤独。

周一,做最后的一些交接,然后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在一个小纸壳箱里,捧出来,我会永远记得那天的阳光,所有的朋友,都是如此闪耀。

所以,我们热衷去看那些自己本不想看的畅销书、网络剧以及那些本不想看的电影,为了谈资。

众筹是什么?

是的,我们在娱乐中学会了谈资

也许是因为创业公司的原因,我在追梦网里做了许多方面的事情,项目、运营、BD、市场甚至是HR,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少不了与其他人的交流。每天都会在思考,众筹到底是什么?Bing一下之后有一种比较能够接受的说法,众筹来自于英语Crowdfunding,是一种企业或个人通过某项目直接向大众进行筹资的筹集资金的模式,它起源于美国,像教会捐赠、竞选的募资其实都是众筹的雏形,但是众筹真的成为一种模式是在Kickstarter出现之后,它与传统项目融资不同之处在于众筹项目的投资方是大众,他们进行决策投资的主要动机是兴趣爱好而不是利益回报。

每天需要认识大量的人,所以不得不给每个陌生人贴上一些标签,虽然我也不希望别人这样对我如此。我想让大家知道曾经工作时我做众筹,独处时是写作者,聚会时是朋友,谈合作时是商人,没错,我们都是一个又一个鲜活而完整的人。

但是众筹到底是什么,回想起来那个说烂的故事,自己在毕业之前成功发起过两次众筹,整个团队在为钱而发愁的时候,发起了一次众筹,那是一次不知道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的All
in般的豪赌,通过自己所有的渠道来发布消息,告诉大家自己的想法。结果大家早已知道,我们完成了众筹的目标,同时,也承担着太大的希望,有人跟我讲,“虽然我钱不多,但是我把我所有积蓄都给你了,你一定要完成这个梦想,坚持下去”,也有人跟我讲,“我负能量比较多,信任的人不多,但我相信你,我就赌你了”,也有人跟我讲,“毕业后你办的大型活动,只要在中国,我都会参加”。

曾经有朋友跟我聊到TEDxDUFE的一个演讲内容,有这样一句话让我感受颇深。“这些年我一直提醒自己一件事情,千万不要自己感动自己。大部分人看似的努力,不过是愚蠢导致的。什么熬夜看书到天亮,连续几天只睡几小时,多久没放假了,如果这些东西也值得夸耀,那么富士康流水线上任何一个人都比你努力多了。人难免天生有自怜的情绪,唯有保持时刻清醒,才能看清真正的价值在哪里。”

原来众筹是一群人的信仰。

放空自己不是心生畏惧,我选择保持初心

追梦是什么?

在我辞职后的这段日子里,每天在知乎上依旧有很多朋友邀请我回答众筹分类下的问题,昨天还在和一个人私信聊他们的项目。同往常一样,尽我所能回答了大家所有的提问。

魁拔说:伟大的英雄本来就是属于全天下的,他们不应该被埋没在平凡的生活中。

知乎上,有个人给我发来了私信,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他依旧给我讲了他面临的问题与挑战,他希望构建一个众筹平台让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能够体会到众筹的魅力。我问他你想好了么?他说他想做这件事情,不为别的,就是纯粹的希望大学生们完成他们的梦想。我给他列出了许许多多如果他真的这么做可能会面临的问题,如果真的商业化可能会面临什么问题,然后他说“我们不为什么,只为了能做点对他人有帮助的事,而不是世上所推崇的实用主义”。

去年,7月末的北京,送走一位因为个人选择而回学校的同事,几位追梦的少年少女,一起在天桥上大声唱着追梦赤子心,那时更多是沉浸在离别的情绪中,几个人,在天桥上,看着车水马龙,歌唱、拥抱、分别,但不妥协,现在回想起来,真好。“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生命的广阔不经历磨难怎能感到,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继续跑,带着赤子的骄傲,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为了心中的美好,不妥协直到变老”

心中有一万个否定,想对他讲“老子已经离职了”,但是我没有。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凌晨三点的北京。

我说那你就去做吧。

时间仿佛回到了一年前

关闭了微信,静静的坐在家里的电脑前,时间仿佛静止。

那是我第一次到了苏州街,不算新的写字楼,忐忑的按下电梯到了11层

澳门威尼斯人app,这不就是一年前的我吗?经历了这一年,你到底在怕些什么?到底又在担心些什么呢?
这一年,虽然成长了不少,但是却对于一些事情变得有所畏惧,让我们不再是当年那个勇于接受挑战的少年。我们是怕了么?也许,因为我们看到了更多当时的我们没有看到的事情。其实我们更需要放空自己,然后接纳更多,同时,像当初的自己一样,敢于去闯。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追梦网的伙伴,一同搬家,一同给新员工宿舍搬东西

问题的解决层面不在问题发生的层面,而在于其相邻的更高层面

那是我第一次在北京住在居民楼里,那天下起了暴雨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里面写道“孤独,是每一个创业者与生俱来的”,我从来不认为一个人只有创建了团队抑或是创建了一个公司才是一个创业者,一个人,只要他活在这个世界上,为这个世界做出哪怕一点点的改变,都可以称为创业者。

那些瞬间让我无法忘记

在初期的时候创业者非常困难,《深度思考比勤奋工作更重要》如此写道

在《魁拔》项目时,几个小伙伴一同讨论方案到深夜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