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复读

每年本科志愿之后,对于发挥不太好的童鞋,有两种上学的选择。一种便是去念那所并不太满意的学校,过着一直憧憬的大学生活;另一种便是参加比炼狱更可怕的高补班。显然,我是后者。

高考前我就做好了复读的打算,我当时想我本来年纪就小今年没考上还可以再来一年,再加上班任经常夸我聪明,我就觉得其实自己就是不认真学习,认真的学肯定能考好大学。抱着这样的心态,我每天在学校困了就睡,基本不主动去班级后面站着清醒清醒,不过偶尔也会觉得自己罪孽深重,经常在网上搜一些让自己可以不犯困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一点用也没有,该睡还是睡。

是的,7.20,正是烈日炎炎,我们已然背着沉重的物品来到这莫名的高补班,开始高四生涯。经过高三后的那个暑假的疯狂,使我们将所学的everything抛在脑后。而更变态的是,老师上来不是复习,而是以“热气”未散尽的全国各大高考卷开刀。我们痛苦的煎熬着。但老师们却笑若春风地说:“这数学20也不怎么样么。。。。。”说着,便讲起来了二十题。末了,不忘带那么一句很欠扁的话,至今萦绕在我耳际。“去年高补班还有两三个满分呢!咱们都是高手,怕啥子。”

就这样我每天在学校里睡会觉,晚上上完自习就去补课,周日放一天假还要补三科。其实我这样学习也挺累的,我经常和同学说自己没考好就要复读,因为我不甘心自己成绩不好,其实现在想就我那个时候的学习态度能考好就怪了。不过我比较幸运高考的时候发挥的超级好,给我补课的姐姐都说我在同学面前最后的秀了一下。就这样我如愿的考上大学,但是有些人就不像我一样幸运,他们最后还是走上了复读这条路。

由于是艺转文我需要补那十本名著,就这样,每天打着台灯,看书看到12点,来了兴致时也可能是半夜三更,鸡鸣时才入睡。说来也怪,这么强的负重非但没有压垮自己,反而每天的精神头不断增加。但,我在晚上时,看到女生宿舍也有人打灯学到很晚,而且几乎不比我早睡。我就想,“她”什么时候睡呢?有一次拼了下,发现这姐们“惹不起”。凌晨四点半才关掉台灯,真乃神人也,就这样“高轨”的日子一直到了开学。

第一个复读者我的闺蜜

我的好朋友大眼是我所知道的复读的人中第一个开始走这条路的。大眼是一个艺术生,初四的时候开始学画画,当时她连正方体都不会画,就这样她从零开始。初中毕业的时候大眼没考上高中家里托了点关系上了一所中学,那个高中的学生基本都是走艺术生这条路,因为这样他们才能上大学,上好大学。

大眼选择了画画,高中前两年她在我们这个小地方学画画,天天贪玩,上课不是睡觉就是玩手机,其实她周围的人也都是这样过来的。最后一年学艺术的学生会到一个专门学习美术的地方集训,大眼在那里比以前努力了一点,但是还是喜欢吃吃喝喝。美术联考的时候她考了180分(300满分),当时觉得考单招有用就花了一个月时间考了十多个单招才回到学校学习文化课,几个月后的高考大眼因为文化课分数不够只能上专科学校。

大眼和我说她要复读,不想上专科学校。我们几个好朋友劝她说其实上专科也行,毕竟专科也可以升本科,她不甘心只上一个专科就跑去复读了。给她补画画的老师给她家长打电话说别让大眼自己做主先报几个学校,复读这条路走不下去好歹还有个大学可以上,但是大眼很坚持她不想报就没有报。现在她自己在之前集训的地方复读,她很努力地在画画,她告诉我现在她画画排名在二十名左右,她很不甘心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前十名。我觉得她已经很棒了因为她去年的时候是二百多名。

大眼复读了一个月,当初的那些坚持一点一点地在复读的辛苦中消耗掉,起初的时候热血澎湃坚信自己今年一定会好好画画,现在她开始质疑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复读,为什么要那么坚持,现在她也会后悔,但是当时没给自己退路就只能一往无前的走下去,另一个好朋友说不知道大眼为什么那么坚持,觉得她的坚持不正确。我有时候也觉得她不对,不能只凭一腔热血。反过来想,大眼没有给自己留退路,就能够更加的激励她让她知道自己就剩下这一次的机会,她必须考好。

开学前,学校发给我们一张单子,让我们签署姓名,决定这一年是在东区还是在西区。西区呢!装上了空调。但受到学校的管制(咱们可是被“盯”了三年的人呐,哪里还容得下他这样)。而东区呢!虽自由,但环境、住宿各方面较差。连个食堂也只是借用。但这并不能阻挡我们迈向东区的步伐。年轻人就是这样,为了自由,可以牺牲小我。

第二个复读者我的同班同学

这个人说起来比较简单,他和我高考前的想法是一样的觉得今年没考好自己还有机会,但是他比我做的过分。高三的时候他从住校生变成走校生,白天在学校睡觉玩手机,晚上上完晚自习就去网吧玩联盟,不像我补那么多的科。几乎全班都知道他要复读,所以他才天天都不学习,班任经常夸他,鼓励他,但是人家根本不为所动还是该怎么玩就怎么玩。

高考结束他过二本线几分,我觉得这个成绩已经是奇迹了,我身边天天努力学习做乖孩子的还有考二百多分的,他已经很幸运了,但是他还是开始了复读之路。复读的这一年他搬回了宿舍,我觉得这是好事既然自己约束力差,就给自己一个打不破的规矩。复读第一天他的手机就坏了,他说这是老天都让他好好学习,换了老头机开始了复读的第一天。

开学了,可心中总带着份担忧。艺转文,上升空间太渺茫。上升多了也就二本,而艺上升多了,稳一本,这样的考虑,让我又再一次走进美术班。

第三个复读者我的朋友

花花是一个文科生高考成绩好像过了二本线几分,因为我们学校比较重理轻文,她考的其实还算可以,不过她复读了。花花是一个少数民族考生,至于她加多少分我就不清楚了。她告诉我她回老家复读了,回去半个月就因为不适应感冒了,她比我大两岁,能做出复读的选择我觉得挺不容易的。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下载 ,还有很多人也选择了复读,有的是因为不甘心或者是早就做好了这个打算,有的人考试失利没考好在意料之外复读更是无奈之举。每个人都有自己复读的理由,希望每一个复读的同学都可以更好,更出色。为复读的你加油。

哈哈!这里依旧是这样那么乱,那么吵,那么令人生厌。可谁让咱就属于这里呢!我一直认为,美术的真谛在于自由。所以,当初俺这个爱自由的娃,弃文从艺。学美术的日子是快乐的。当然了,也是白驹过隙的。老师和学生可以更加打成一片,自由驰骋自己的画面。时间就这样过了十二月,美术统考结束。大家迎来了万分沉重的文化课。但是,车到山前必有路,班级中大多数人也选择了单招,结果当然是好的。“海南大学”,“四川大学”,“湖南大学”……………还有一家“景德镇陶瓷学院”,剩下悲催的我们就只能是继续努力拼文化了。

今年,高补班有个前所未有的政策。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特有的任课老师。而不是像往年一样,一个老师带两三个班。对于这种模式,有他的优势,也有其劣势。例如,今年咱所在的班级有三个男老师——我靠!痛不欲生啊!你要知道,男人,尤其是那些恃才傲物的人总有一种极端倾向。当然,这种倾向展现在我们身上就表现为:语文,写错,答错……等一切错。就表明你已经阵亡了;数学,唉………;作业量大如烟海啊!英语,说起他就来气,永远只会说一句:“做,你给我快点做”、“发张练习,大家做做”……看出来了吗?这是什么。对,这就是“题海战略”(我他妈真想抽他,老子最讨厌有人逼俺们狂做题了,可以看出他的笨度,直线为0)

来到高补班后,大家可能成绩上升很快。但警告,千万不要问别人考多少分?不是不能问,是问了只会增添自己的自卑而已。因为在高补班,成绩那是毋庸置疑的。你考320,别人就考350。你考350,别人就考380。你以为英语考个90几分就已经喜气洋洋了,可当你问过理科班,才知道,人家90分往上三十几个。还有,千万不要小瞧任何一个人,一种班级。你认为美术班差,好!人家没有附加分,照样380分,让你看了傻了眼。别以为,有什么题是难的。那为什么总有人考满分或接近满分。这里就是炼狱,这里就是充满奇迹的地方。

有时候,别以为自己学到十一,十二点就很牛逼。可是,那些人,他们每天一两点是正常事。关键是白天,他们依然精神抖擞。

每个人,只要进了这高补班的门,至少是个二十岁的人了。所以,无论如何,只要你出校门,门卫都不会说一句话。晚上回宿舍,你想怎么睡,就怎么睡。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如果你要上网,离住处五十步远就是一间豪华网吧!这里就是以,这样,自然生存,优胜劣汰。

这里生活艰苦。住处没有厕所,吃饭自己找饭馆,打水要到校内(或扬子商店)

这里学业负担重。一个晚自习,可以做一张完整的语文卷,一张走四开的英语小练,二十页数学练习题和两张试卷。他们没有把你们当人看,你们只有无条件的服从这些灭人性的要求。更可恶的是,当你辛辛苦苦做好的卷子,老师挑着讲或看有许多人全对,就五分钟说完了事,你便会气的有骂他们的冲动。

这里的时间压榨的体无完肤。早上可以六点点名,而且那时要早饭吃过。中午11:50→12:30,晚上,5:50→6:10,晚自习至10:00。因为没有课间操,像我们班,课间三十分钟只休息十分钟,其余二十分钟用来抄数学题做。

这里的班委,课代表不好当。这点,哥,身有体会。这一年,阴差阳错地做了数学课代表。出于自己的品性→“要么不做,要做就最好”。十分强悍地做了课代表,迅猛的收作业,出题给大家做,自己讲题目,作业没写愤怒的谩骂…………这些都让我“操碎了心”。

这一年,真的只有累!

如果,到了冬天要洗衣服(羽绒服之类),有便宜的在步行街的赵莲干洗;下晚自习饿了,南京路旁有麻辣烫,后门也有一大堆好吃的(俗话说的好,有学生的地方,就有小吃摊)。宿舍旁的雯锦超市,老奶奶人不错,对面的潮牌也足以让人解饥;中午去家常菜馆,叔叔是画家,而且饭又好吃又便宜,没事还可以用美术相互切磋;果园站每天到夜里十一点,每次洗澡后还可以买一杯解渴;牛肉汤那对小青年很淳朴,欧萨克堪比肯德基(黑),骨头饭家阿姨,从来都是伪善,真虚伪,大排档的叔叔,阿姨,奶奶都很好,对面的肉夹馍阿姨家的薄饼吃得心暖,大饼吃得充饥,人看了养心。最后一家寿司店,较为干净;扬子水烧的还可,人不行了;北面有家章福元,味道也不错;靠南京路马路的一家“丁老头”极为吝啬,往西有家金宏小吃,犹如食堂,很不赖。洗澡去民生,搓澡很爽,一老头大叔,人很实诚。其他的也就不说了,满眼都是爱!

相关文章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