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门悲歌(1)修改版

楔子

一    入京疑案

这是一个家国儿女在经历爱恨离别后的热血故事,

四月十七日。

此心未冷,此血仍殷

虽已入春,却依旧有严冬遗留下的寒气,又是清晨时分,寒气竟有些刺骨,惹的吴惑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不禁感叹天气实在是反复无常,可不,从四季一向温和的苏州到这京都,一路上,这天儿变得忒快,实在捉摸不透。 吴惑尴尬的抽抽鼻子,用手捂脸,又是一连串的喷嚏声。唉,谁让路上的人们一直盯着他看,打个喷嚏都不好意思,不胜烦扰啊。 一行五人,中间那位形相清癯,丰姿隽爽,虽说年长,可却给人一种温和又严厉的难以言喻的之感,儒生的雅致与武者的豪旷,在他身上并存无丝毫违和感。不由得让人揣测,是何等的人物这般坦荡荡。当然,更值得一看的是他身边的少年人。左边的是黑衣的少年和一个白衫的公子,公子的年纪看着略大一些,右边的却是个红裙的姑娘,后面跟着个样貌清秀,鼻头红红的少年郎。先说那黑衣少年,身形高大,五官俊朗如雕刻,修长浓密的眉,高挺俊秀的鼻,薄而性感的唇,最令人注意的是他的眼神泛着冷意,路人不敢与之对视。而白衫的公子,手执一柄画扇,衣诀飘飘,丰神俊朗,温润有礼,脸上笑意未止,宗之潇洒美少年,皎如玉树临风前。红裙的姑娘不施浓妆,不以淡抹,自成如玉美人,质傲清霜色,香含秋露华,只是腰间系有一条长鞭,硬是添了几分迫人之势。少年郎也生的唇红齿白的,浓眉星目,细腰乍背精神爽,五官清俊貌堂堂,可惜是个话筒子,一路叽喳,不甚聒噪,这小少年名唤吴惑。 虽已入春,却依旧有严冬遗留下的寒气,又是清晨时分,寒气竟有些刺骨,惹的吴惑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不禁感叹天气实在是反复无常,可不,从四季一向温和的苏州到这京都,一路上,这天儿变得忒快,实在捉摸不透。 吴惑尴尬的抽抽鼻子,用手捂脸,又是一连串的喷嚏声。唉,谁让路上的人们一直盯着他看,打个喷嚏都不好意思,不胜烦扰啊。 京都自古人才俊杰遍地是俊男美女,可如吴惑一行人那般扎眼的,也不多,着实不能怨天朝百姓自几人进城后便忍不住一看再看。 一行五人,中间那位形相清癯,丰姿隽爽,虽说年长,可却给人一种温和又严厉的难以言喻的之感,儒生的雅致与武者的豪旷,在他身上并存无丝毫违和感。不由得让人揣测,是何等的人物这般坦荡荡。当然,更值得一看的是他身边的少年人。左边的是黑衣的少年和一个白衫的公子,公子的年纪看着略大一些,右边的却是个红裙的姑娘,后面跟着个样貌清秀,鼻头红红的少年郎。先说那黑衣少年,身形高大,五官俊朗如雕刻,修长浓密的眉,高挺俊秀的鼻,薄而性感的唇,最令人注意的是他的眼神泛着冷意,路人不敢与之对视。而白衫的公子,手执一柄画扇,衣诀飘飘,丰神俊朗,温润有礼,脸上笑意未止,宗之潇洒美少年,皎如玉树临风前。红裙的姑娘不施浓妆,不以淡抹,自成如玉美人,质傲清霜色,香含秋露华,只是腰间系有一条长鞭,硬是添了几分迫人之势。少年郎也生的唇红齿白的,浓眉星目,细腰乍背精神爽,五官清俊貌堂堂,可惜是个话筒子,一路叽喳,不甚聒噪,这小少年名唤吴惑。 “铁叔,这京城还真是繁华呀!”吴惑东看西瞧的,样样都新鲜的很,嘴也不停。

不是所有仇与恶都要殆尽

“你再废话一句,我能用鞭子把你嘴缝起来,你信不信?”

不是每份爱与美都有善终

“我的如玉好姐姐!”吴惑撇撇嘴,拉着红裙姑娘的手,“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

至少,他们为了平和所付出的,无悔!

吴惑脸上赔笑,嘴里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

锲子

刚好严如玉回头一望,眼角微斜,只见吴惑眨巴着眼睛,干巴巴地笑着,一脸的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故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了,别闹了。”中年人无奈笑笑,吩咐几人道,“顺天府已经到了。”

澳门威尼斯人app 1

“到了?”吴惑细细打量着前面府宅,倒是有些气势,辉煌威严的很。

回到那一刹那 ,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枯藤长出枝桠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月下,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 ,天地浩大。

“铁叔,万事小心。”黑衣少年目光一沉,似是想说些什么,却还是什么也没说。。 “嗯,无殇,这京城你最熟悉,你便带着她们多逛逛。晚点在这见。”说罢,又吩咐白衣者,“苏寻,有你照看他们,我也不担心。”

他不知道,他只是个小小牢头。可他记得那晚是他过的最胆战心惊的一晚。

“呵,铁叔,晚点见,等你好消息。”苏寻微微作揖。 “怎么,铁叔你不带我们进去看看?”吴惑耷拉个脸,没忍住,又是接连几个喷嚏。

那天,是永和五年,三月七日。

“你这样子,也不怕人家笑话,你啊,还是乖乖听话吧!”严如玉抬手就是一个爆栗,打的吴惑直喊痛。 “我是去办正事,又不是跟你一般玩闹,今日还是我一人去就好,再者,你们初到这京城,还是多逛逛吧,以后怕是没那闲情逸致咯。”铁叔微笑,眼神嗔怪。说罢,便上前,走到京兆尹府门前,对着守卫出示铁牌,“烦请告知你家大人,铁游方前来拜见。”

锦衣卫的内牢堪称为天下最牢固、最严密看守的牢房,关押了多少要犯,有武艺高超武林高手,有只手遮天的权者,但至今都无一人可从中逃脱。

“请稍等,我这就去通报。” 随即,有一总管出来迎接。 看着人进去了,吴惑讨好的往离无殇身边凑,小眼巴巴的望着,“离哥,早就听说京城满云楼的竹叶青是一绝,要不,尝尝去?” 苏寻一笑,开了折扇调笑道:“你这百晓生在吃喝这方面还真是无所不晓啊?” 吴惑“嘿嘿”两声,也不辩驳。 适时,有两个衙差面色着急,快步跑来,对着守卫的一阵大喘气,守卫问道:“你们怎么此时回来了?不是去了那南堂街口张家查命案么?”回道:“那张家命案,怕是牵扯到了朱门,需要请南宫公子,你快去禀报大人!”

张牢头早早接到上头通知,有位大人物要来这内牢。锦衣卫一向直接听命天子,地位极高,能让平日里训练有素的锦衣卫自乱了阵脚,慌张至此的大人物,其身份之尊贵不敢让人妄加揣测。

“张家命案?”苏寻眉头一皱,看向离无殇,这离无殇刚好也看过来,两人对视,不过一瞬,苏寻大笑,“看来我们想到一块去了。”

澳门威尼斯人app,直到三更时分,才看到锦衣卫最高统领带了三人前来。张牢头不敢多看,只是慌乱中扫了一眼,依稀知道三人中间那位身披黑色斗篷,看不清容颜,旁边两位也皆着黑衣,一个看着稍年长,却是白净的很,另一人倒是神秘,身形高大,带着金刻面具,三人很是古怪,另人捉摸不透。

“你们笑什么?你们想什么想一块去了?”吴惑倒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奇怪极了,头上就又挨了一个爆栗。 “唉,还百晓生呢,就你这脑子。”严如玉斜眼看着他,颇为兴奋的样子,“你这竹叶青怕是喝不上咯。”

统领神色凝重,也不说话,只是挥手示意张牢头前行带路。

“反正那满云楼在那也不会跑,这酒就不急着喝了,这命案却是可遇不可求啊,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吧。”苏寻轻摇扇子,大步向前走去。离无殇、严如玉跟随其后,留着吴惑一个人在后面直跺脚。 “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啊!一个命案还可遇不可求!唉,你们倒是等等我啊。” “吴惑,你不是百晓生么,先去打探打探呗。一会张府见咯。”苏寻摇扇,也不管吴惑在后面跳脚,只如是吩咐道。 “你再废话一句,我能用鞭子把你嘴缝起来,你信不信?”  “我的如玉好姐姐!”吴惑撇撇嘴,拉着红裙姑娘的手,“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 吴惑脸上赔笑,嘴里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 刚好严如玉回头一望,眼角微斜,只见吴惑眨巴着眼睛,干巴巴地笑着,一脸的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好了,别闹了。”中年人无奈笑笑,吩咐几人道,“顺天府已经到了。” “到了?”吴惑细细打量着前面府宅,倒是有些气势,辉煌威严的很。

几人就这么一直寂寂无声走到拐角一间空荡牢房前,张牢头先行两步开了牢门。牢房里除了一张破旧的木板床和满地的干草,便什么也没有了。

“铁叔,万事小心。”黑衣少年目光一沉,似是想说些什么,却还是什么也没说。

张牢头在干草堆里摸索半天,似是触动了什么机关,只听“咯吱一”一声响,木板床上的木板竟弹了起来,现出一条漆黑暗道。统领备了烛火,先下了暗道,那三人也紧跟其后。

“嗯,无殇,这京城你最熟悉,你便带着她们多逛逛。晚点在这见。”说罢,又吩咐白衣者,“苏寻,有你照看他们,我也不担心。”    “呵,铁叔,晚点见,等你好消息。”苏寻微微作揖。    “怎么,铁叔你不带我们进去看看?”吴惑耷拉个脸,没忍住,又是接连几个喷嚏。    “你这样子,也不怕人家笑话,你啊,还是乖乖听话吧!”严如玉抬手就是一个爆栗,打的吴惑直喊痛。    “我是去办正事,又不是跟你一般玩闹,今日还是我一人去就好,再者,你们初到这京城,还是多逛逛吧,以后怕是没那闲情逸致咯。”铁叔微笑,眼神嗔怪。说罢,便上前,走到京兆尹府门前,对着守卫出示铁牌,“烦请告知你家大人,铁游方前来拜见。”    “请稍等,我这就去通报。” 随即,有一总管出来迎接。 看着人进去了,吴惑讨好的往离无殇身边凑,小眼巴巴的望着,“离哥,早就听说京城满云楼的竹叶青是一绝,要不,尝尝去?” 苏寻一笑,开了折扇调笑道:“你这百晓生在吃喝这方面还真是无所不晓啊?” 吴惑“嘿嘿”两声,也不辩驳。 适时,有两个衙差面色着急,快步跑来,对着守卫的一阵大喘气,守卫问道:“你们怎么此时回来了?不是去了那南堂街口张家查命案么?”回道:“那张家命案,怕是牵扯到了朱门,需要请南宫公子,你快去禀报大人!”    “张家命案?”苏寻眉头一皱,看向离无殇,这离无殇刚好也看过来,两人对视,不过一瞬,苏寻大笑,“看来我们想到一块去了。”    “你们笑什么?你们想什么想一块去了?”吴惑倒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奇怪极了,头上就又挨了一个爆栗。 “唉,还百晓生呢,就你这脑子。”严如玉斜眼看着他,颇为兴奋的样子,“你这竹叶青怕是喝不上咯。”    “反正那满云楼在那也不会跑,这酒就不急着喝了,这命案却是可遇不可求啊,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吧。”苏寻轻摇扇子,大步向前走去。离无殇、严如玉跟随其后,留着吴惑一个人在后面直跺脚。    “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啊!一个命案还可遇不可求!唉,你们倒是等等我啊。”    “吴惑,你不是百晓生么,先去打探打探呗。一会张府见咯。”苏寻摇扇,也不管吴惑在后面跳脚,只如是吩咐道。

虽不见了几人身影,可还是能听到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一下又一下,然后,也没了声响。张牢头抬眼透过墙上铁窗,看得月明星稀,夜色正浓。

 第一章

京都自古人才俊杰遍地是俊男美女,可如吴惑一行人那般扎眼的,也不多,着实不能怨天朝百姓自几人进城后便忍不住一看再看。

澳门威尼斯人app 2

离无殇

澳门威尼斯人app 3

苏寻

澳门威尼斯人app 4

严如玉

澳门威尼斯人app 5

吴惑

下一章 似毒而非

四月十七日。

虽已入春,却依旧有严冬遗留下的寒气,又是清晨时分,寒气竟有些刺骨,惹的吴惑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不禁感叹天气实在是反复无常,可不,从四季一向温和的苏州到这京都,一路上,这天儿变得忒快,实在捉摸不透。

吴惑尴尬的抽抽鼻子,用手捂脸,又是一连串的喷嚏声。唉,谁让路上的人们一直盯着他看,打个喷嚏都不好意思,不胜烦扰啊。

京都自古人才俊杰遍地是俊男美女,可如吴惑一行人那般扎眼的,也不多,着实不能怨天朝百姓自几人进城后便忍不住一看再看。

澳门威尼斯人app 6

手中镜头稳健, 千年之间, 千秋梦断情愫可懂 ,不知千年之后, 谁的面容,
重塑此时月正浓, 历史跃出书中, 叫嚣重重, 还原一世梦, 梦里金戈铁马,
热血战枭雄。

一行五人,中间那位虽说年长,可却给人一种温和又严厉的难以言喻的之感,儒生的雅致与武者的豪旷,在他身上并存无丝毫违和感。不由得让人揣测,是何等的人物这般坦荡荡。当然,更值得一看的是他身边的少年人。左边的是黑衣的少年和一个白衫的公子,公子的年纪看着略大一些,右边的却是个红裙的姑娘,后面跟着个样貌清秀,鼻头红红的少年郎。先说那黑衣少年,身形高大,五官俊朗如雕刻,眼神却泛着冷意,路人不敢与之对视。而白衫的公子,手执一柄画扇,衣诀飘飘,丰神俊朗,温润有礼,脸上笑意未止。红裙的姑娘不施浓妆,不以淡抹,自成如玉美人,只是腰间系有一条长鞭,硬是添了几分迫人之势。少年郎也生的唇红齿白的,浓眉星目,可惜是个话筒子,一路叽喳,不甚聒噪,这小少年名唤吴惑。

澳门威尼斯人app 7

苏寻~谁吹长笛 ,是前世欠你的爱意, 化作今生情思记忆,金陵城灯火萧瑟秋意
,青丝换霜雨。

澳门威尼斯人app 8

离无殇~ 血染江山的画 ,怎敌你眉间, 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 一场繁华。

澳门威尼斯人app 9

吴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澳门威尼斯人app 10

严如玉~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附花烟,烟没一朝风涟。花若怜,落在谁的指尖。

“铁叔,这京城还真是繁华呀!”吴惑东看西瞧的,样样都新鲜的很,嘴也不停。

“你再废话一句,我能用鞭子把你嘴缝起来,你信不信?”

“我的如玉好姐姐!”吴惑撇撇嘴,拉着红裙姑娘的手,“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

吴惑脸上赔笑,嘴里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

刚好严如玉回头一望,眼角微斜,只见吴惑眨巴着眼睛,干巴巴地笑着,一脸的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好了,别闹了。”中年人无奈笑笑,吩咐几人道,“顺天府府尹已经到了。”

“到了?”吴惑细细打量着前面府宅,倒是有些气势,辉煌威严的很。

“铁叔,万事小心。”黑衣少年目光一沉,似是想说些什么,却还是什么也没说。。

“嗯,无殇,这京城你最熟悉,你便带着她们多逛逛。晚点在这见。”说罢,又吩咐白衣者,“苏寻,有你照看他们,我也不担心。”

“呵,铁叔,晚点见,等你好消息。”苏寻微微作揖。

“怎么,铁叔你不带我们进去看看?”吴惑耷拉个脸,没忍住,又是接连几个喷嚏。

“你这样子,也不怕人家笑话,你啊,还是乖乖听话吧!”严如玉抬手就是一个爆栗,打的吴惑直喊痛。

“我是去办正事,又不是跟你一般玩闹,今日还是我一人去就好,再者,你们初到这京城,还是多逛逛吧,以后怕是没那闲情逸致咯。”铁叔微笑,眼神嗔怪。说罢,便上前,走到京兆尹府门前,对着守卫出示铁牌,“烦请告知你家大人,铁游方前来拜见。”

“大人,稍等,我这就去通报。”

随即,有一总管出来迎接。

看着人进去了,吴惑讨好的往离无殇身边凑,小眼巴巴的望着,“离哥,早就听说京城满云楼的竹叶青是一绝,要不,尝尝去?”

苏寻一笑,开了折扇调笑道:“你这百晓生在吃喝这方面还真是无所不晓啊?”

吴惑“嘿嘿”两声,也不辩驳。

适时,有两个衙差面色着急,快步跑来,对着守卫的一阵大喘气,守卫问道:“你们怎么此时回来了?不是去了那南堂街口张家查命案么?”回道:“那张家命案,怕是牵扯到了朱门,需要请南宫公子,你快去禀报大人!”

“张家命案?”苏寻眉头一皱,看向离无殇,这离无殇刚好也看过来,两人对视,不过一瞬,苏寻大笑,“看来我们想到一块去了。”

“你们笑什么?你们想什么想一块去了?”吴惑倒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奇怪极了,头上就又挨了一个爆栗。

“唉,还百晓生呢,就你这脑子。”严如玉斜眼看着他,颇为兴奋的样子,“你这竹叶青怕是喝不上咯。”

“反正那满云楼在那也不会跑,这酒就不急着喝了,这命案却是可遇不可求啊,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吧。”苏寻轻摇扇子,大步向前走去。离无殇、严如玉跟随其后,留着吴惑一个人在后面直跺脚。

“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啊!一个命案还可遇不可求!唉,你们倒是等等我啊。”

“吴惑,你不是百晓生,先去打探打探呗。一会张府见咯。”苏寻摇扇,也不管吴惑在后面跳脚,只如是吩咐道。

命案这种大事,打听起来也容易,不一会,三人便已寻到了这张家门口,一路上,也听说了些许张家的事。

死者是张家当家老爷张启明,张家在这京城也算数一数二的富商大家了,做的是丝绸棉麻生意,一直供应皇宫制衣坊的所需。

这张老爷死的也是突然,蹊跷的很,张老爷是个与人为善乐善好施的主儿,按理不该与人结仇,却偏偏是饮了毒酒中毒而死。

离无殇三人虽进了张家,却因衙差拦截,不得靠近,只得远远看着,只见张老爷七窍流血倒在地,双目瞪圆,右手攥着个酒杯,左手空空,随意伸展,桌上只有几个小菜和一壶酒,酒壶通体呈瓷红色,纹路精致,该是上好的赤玉玉料打造,这四周隐隐之中还弥漫着一股槐花香气。

苏寻问道:“你们可发现什么?”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