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陈铿油画对话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我不懂画画,却喜欢看画,钟情于那些画上的光影,那些色彩,那些心情。我钟爱文字,沉醉于词与词之间的连接,句与句之间的组合,或婉转,或激扬,冥冥中的神游,形式带来的神秘感。

书房窗外远景,有一片晓港公园的青葱翠绿,却听不见雀鸟欢快的鸣叫。这个城市高楼越显多了,被钢筋混凝土包围的绿,却愈见萎缩,鲜明的城市轮廓在吞噬着心底的安宁与平静。都说偷得浮生半日闲,这样的天地,哪里容得下一点飘逸的心情?

直到打开陈铿的油画集《逸情》,满眼的绿,形的静谧、色的沉着、光的变幻。在香港,这个英国人在偷来的时间、偷来的地方,陈铿却偷到了心灵的飘逸。尝试用浅薄的文字去表达看画的心情,去与陈铿的油画对一番对话、一席倾谈。

一、推开那扇窗

和《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推开那扇

在这看得见风景的

房间有些风吹来

一丝丝的微风

从海上来

清晨的阳台

露珠挂在围栏上

打秋千

午后天空中

躺些懒洋洋的云彩

地上的绿树仰望

落霞染黄了那片沙洲

澳门威尼斯人app,有海鸥零星的鸣响

留几点撒于天际

推开

那扇窗窗外有些静谧的时光

这一刻定格在画布上

舒适的作品,能在炎热的午后给人带来清凉。作为风景固然明媚,山坡上的绿树和天际几朵白云相和应,中景的植物和远处的海景,都描绘出香港温润宜人的气候。最妙之处是那不起眼的一点栏杆,不一样的视点,带来了不一样的信息这是一个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在一个自然的构图中,陈铿巧妙地运用了一个小把戏,传达出一个更加写意的心境。这组画,让我想起了马蒂斯的《利特威尔的窗户》,明快的色彩、简单的线条、干净而带智慧的构图。作者运用阳台栏杆的水平线和斜线,购筑出丰富的空间感。栏杆虽然占据着画面很少的空间,却成为灵魂所在,画作的画龙点睛之处。

二、豁然有片海

与《翠谷含珠》和应

有片海豁然

跳了出来

海面沉默着

只是

海风吹起的皱褶里

阳光洒了点

波澜

不惊里

孕育的骇浪

匍匐着

有些暗涌禁不住

探头跃跃欲试

挥动

小手朝向

远航归来的船

喜欢这张画,风景本是静态之物,而陈铿却用光和色的配合给人一片绿的海洋。《翠谷含珠》在起伏的波涛般的曲线中,以不同的绿去表现出丰富的波浪层次。把树林比作海,算是个蹩脚的比喻吗?然而这却是画面传达出来的信息,无论是暮霭中的山谷、还是阳光抚照的树林,万物灵长在这郁郁葱葱中,蕴涵着身体里的能量。那些似动非动的平静绿荫里,萌动着一些朝气和力量。最爱的是,近处不知哪里伸出的一丛枝叶,有些突兀,却和谐地与那些沉默着等待爆发的绿,奇异地和应着远处的那群白楼。

三、堤坝

看《寒色拢仙》

石阶探入水

我和你并肩

坐在这里

雨滴雕刻着

空气悲怆的颜色

没有欲望的

寒霄中

桅杆孤寂地刻在

夜幕上

绮罗洁白

却沾染了

冰渣的灰寒

只好在夜魅中放手

一飘

变作天边晨曦的

这是幅很美,却有些难懂的画。那些珍珠般的质底,有些伤感,却又不失温暖希望,有些难以捉摸的情绪。或许,作者并不是要主观传达什么,越是觉得似是疑非,就越是提供给看官不同的解读可能。不同的人,在不同时候,用不同心境去看,固然能够有着不同的感受。艺术的传达,不是一比一地对接,应该是一加一大于二的创造,画者如是,看者如是。

看着画,总想起每年2、3月间亚热带湿冷的冬天。这天不长,却也够阴冷和晦气,总有些荫翳的神色让人打不起精神,开始思念漫长炎热的夏。可人生除了光明的欢笑,总也需要些孤寂的忧郁吧?在这难成忧郁的八月暑气中,我看见了这幅画,相对于明快平和的绿,蓝灰的调子给人一种宗教式的肃穆与希冀。

四、失焦

《春深逐逸》的触动

晃动的摄像机前

有个你

在春的绿荫里

游弋

身旁有谁?

漏下的光斑

让人看得模糊

在失焦的眼里

我只知道

那不是

总相信,陈铿画这画的时候心情是明快的,可我却看到些青郁。怀念那些年少而不曾轻狂的日子,渴望那些自由而不曾放纵的岁月。大学校园林荫道,小情侣们形影相伴,那些远去的记忆又回来了。那些属于谁人的记忆,不关事的何人的遭遇,一并唤醒了。失衡瞬间的质感,定格在记忆里。喜欢作者有意为之的晃动,就好像偶尔用相机照出一张失焦的照片,虽然失去了常人判别的美,却独有了那一刻的神思。是因为那一刻心里有些触动,以至于抖了一下,还是因为事实的炫目所以不能自已。陈铿手中奔下前方的明媚的路,却被我看成是一个第三者视角中的不争事实。那些美好的,却被认为是酸涩,或许是我大大地误读了。

五、失约

《朗月中天之大讲堂之夜》的幻想

等了好久吧

抱歉

那夜

灯火通明的舞会里

没有我

远远地

坐在林子角落的我

拖着伤了的

总有些约定

落空

没有我的舞会

你的舞伴

是谁?

糟糕,某种情绪已经影响了观感。明朗的画面,却被认作是一种伤感。陈铿同样是运用水平线和垂直线构造画面,颜色冷暖搭配和谐。橘黄的灯和月,宝石蓝的夜,然而却掩饰不住一些无法摆脱的失落,如何,如何?或许美和艺术都是不能揣摩的,陈铿的心境与我的,固然不可能一致,而我却在对话中,在他的画里找到了自己。本想飘逸,却还是带点本色的忧郁。

艺术如镜如灯。画面如镜,映出画者和观者的心灵;人心如灯,照亮了色彩和光线中隐藏的那些神思。艺术的传达本来就不是一条贯通的直线,解读既可以是高山流水般的伯牙与子期的知音相识,或许还可以是这样的曲径通幽,用文字和画作的对话。

2006年8月30日晓港湾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