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家评述杭法基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值得注意的是,90年代以来,在大陆中国画的发展过程中,相对于传统水墨和学院写实水墨,也出现了以抽象艺术语言研究为特色的实验水墨,出现了一批特色鲜明的实验水墨画家,他们在传统绘画的基础上,发展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抽象性绘画。这些艺术家有杭法基、刘子建、张羽、王天德、胡又笨、石果、闫秉会、李津、张进、杨志麟、王川、魏青吉、梁铨、杨志麟、杨劲松、洛齐、一墨、魏宝荣、魏立刚、李广明等。近年来,又有李华生、晁海、何灿波、孙伯钧、肖舜之、李文岗、张卫等一批艺术家在实验水墨方面展开了新的探索。

殷双喜

九十年代后期,即美术批评界在经历了多年的话语喧哗与失语焦虑之后,试图认真清理批评的学理背景,重建批评的学理规范,促使美术批评朝着更为专业化的方向发展。这里我们不难看到一种较为迫切的学科化倾向和追求普遍性的知识性真理的心态。这种心态在具体的艺术批评例如中国现代水墨画的批评中,也有所反映。在1996年6月5日广州中国当代水墨艺术研讨会和同年11月5日中国美术馆杭法基作品讨论会上,我们都看到有关当代水墨画的批评与规范的激烈争论。

殷双喜

杭法基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便开始了他的水墨实验。他的早期作品,偏重于抽象写意式的重彩。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其作品呈现的更多的是一种对黑白世界纯粹性的探求。他的绘画语言总是处在不断的发展变化中,从不将风格局限在某种固定的视觉样式上。在对水墨内涵不断深入的体悟与探索中,始终有着自己的绘画手法与形式语言。

《魔方》系列以画为主,辅以拓印、滴洒、拼贴等,在获得力度与重量感的同时,画面于黑透虚亮的墨色变化中,产生了神秘虚幻的感觉,视觉上具有冲击力。近年来创作了内容丰富的《墨魂》系列,画家的思维似乎进入到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心境。在一幅幅惨淡经营的具有东方抽象意味的图式中,人们似乎看到一位孤独的前行者,面对人生乃至人类生存状态默然无声地思考与倾诉,时而感奋、激越,时而苦涩、苍凉。其作品揭示了现代人内心世界的矛盾冲突与斗争,画面于不经意间表现出人的潜意识乃至无意识状态中不可解释的朦胧心绪,并流露出难以摆脱与超越的一种人性及原罪感的迷惘与无奈。同样,画家作品也不乏对现实的关注及对人类和平的渴望。画家的心灵感受始终无法摆脱一种现世人生的苦难。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下载 ,在杭法基身上常常出现一位艺术家内心矛盾的双重性:出世又入世,心静至极又偶露狂躁,真诚,淡然却有点偾世嫉俗。但是,简朴的生活,凝重的精神,还有创造的天性,最终成就了他的艺术。

张羽

在中国现代画坛,杭法基很早就被人们熟知是因了他在抽象艺术领域的努力。杭法基对西方抽象主义的发展历史有过全面的研究与了解。1991年他随作品访问美国,与美国艺术交流抽象艺术在中国的发展。之后又分别于1993年与1995年将他的抽象代表代品在美国展出。他的作品与书法相似,但不是墨象,而是深受西方抽象表现主义影响的当代艺术。在面对书法的现代性问题时,心中似乎有点茫然。尽管近年来,常自觉与不自觉的尝试一点与书法有关的现代作品,但在心态与行为上似乎还没有完全介入参与到现代性书法的情境中来。读他《在当代艺术中体悟书法》的自我描述后,使我想起2000年我在美国时,大都会博物馆张以国博士向我介绍他采访当代美国抽象艺术大师布莱斯马尔顿。作为一位深受中国文化及其书法影响的当代杰出抽象画家,布莱斯.马尔顿成功而漫长的职业生涯,对于流行于20世纪后半叶的一种批评观点:抽象绘画作为一种有效的表现手段已经寿终正寝,无疑是一种启示,一种挑战。杭法基说:艺术观念的改变,总是源自社会人文状态的整体流动而变迁,同时也取决于物质与精神水准的普遍提升。当西方艺术从架上走到架下,从有意味的形式走到观念传达,西方多元艺术似乎也进入到了一个令人困惑的思考之中。其中循环、回潮、再向前等态势都是自然合理的人类文化是一种整体观念现象,从这一角度审视,无新无旧,无古无今,无东无西,无传统无现代。不论是有意味的形式或观念表达,无论媒介载体如何有差异,内涵本质上是相通的。因此多元其实也是一元。事实上杭法基和布莱斯.马尔顿都在当代艺术的理念中反证同一个书法,一个被人类视觉共同目睹的抽象精神。

洛齐

杭法基艺术的语言总是处于一种变化与发展中,他从不将画面的风格局限在某一固定的视觉效果下,从某种意义上说,杭法基的作品是实验水墨最具实验性的代表之一。在对水墨不断的体悟、偶得与发现的状态下,他逐渐形成了属于自己的话语体系,从早期的圆系列到後来的方系列,再进而方圆结合的综合系列,杭法基在形式的构建中,在点、线、面的形式组合中寻到了一种自得其乐的东方化述说方式,并进而以这种方式传达出一种抛弃短距离功利色彩的纯粹与忘我。尤其是他的巨幅作品,以画为主,辅以拓印、滴洒、拼贴,在无法之法的自由状态中,强调出一种整体上的力度与突破感,这与他多年来顽强与坚持的个人奋斗精神是相一致的。

顾平

杭法基在国内是较早尝试抽象实验水墨的人。他的水墨作品《现代工业》系列以硬边形式将工业化的钢性形体交错、重叠,表达节奏感与冲突的力度感是他的主攻。可以说他是开创了抽象水墨的先河。

刘峰

我和杭法基是老朋友了。85年黄山会议就认识,96年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展览我也参加了。今天法基在家乡做展览,我当然是一定要来的。这个展览的艺术魅力在于非常自然地反映出了他的生存状态。特别是在现在市场化背景下,他平静如水的心态、平淡的心境,通过他的作品表达出来了。

这些作品是在放松状态下创作的更接近于人性的一面,让人们看出了他的心境的轨迹。但我觉得杭法基在骨子里特别想要找他想要的东西,他的主要精力放在水墨实验探索上。他坚持不懈地探求,为自己的艺术目标而长期奋斗。两方面艺术追求的结合,显示了他的优秀的艺术品质。

贾方舟

杭法基也是我的老朋友了。他80年代就从事实验水墨创作,当时就已达到很高的艺术水准,他比实验水墨运动要早10年。之所以后来人们不大知道杭法基,我想主要因为他是淡泊名利的人,一直默默地执着于自己的艺术追求。这次展览上有副标语写的非常好东方西方皆为一方,意象抽象无非心象。这次展览上的法像都是他个人的心象。在这个物质主义、科学主义盛行的时代,杭法基淡泊超然的作品让我们感受到大智慧,引人哲理思考。这与他的实验水墨不一样,那是借鉴西方现当代艺术语言和表现方法来表达当代人的生存感受的。而这次画展主要是从传统文化资源里吸取力量进行转化而表达当代的。他从传统佛学、禅宗吸收一些思想、价值,用传统艺术表现手法表现当下人的生存困惑、生活态度,这尤其有意义。他让我们思考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具有警醒作用。另外,他也借鉴了西方抽象艺术手法,拓展中国水墨画的表现手段来描绘法像系列,作品笔墨相当精到、简略,继承了传神论精神,人物神态非常生动。我相信会引起专业人士和社会公众的极大兴趣,会受到广泛的关注。

皮道坚

对杭老师的了解认识要从两个角度。从全国角度看,杭老师从80年代就对当代水墨进行探索,这要放在改革开放、思想解放大环境下来理解。杭老师的当代水墨研究在当时全国是非常有影响的。另一个角度,就是杭老师有自己的理论体系。在创作实践的艺术家中有自己的理论体系或者说有明确方向追求的艺术家不多。后来由于个性,杭老师不愿与外界交往过多,主动缩小了交往圈子,把更多精力倾注于探索。但从今天的画展看,他的创作、思维一直没有停步,保持了与艺术界发展同步。今天展览只是其传统部分,是相对传统的题材,但其形式语言还是有很多新意。我很早就跟杭老师学过素描,所以能有这种体会。他80年代对绘画形式语言做过系统探索,对抽象水墨语言的理解很深,所以这次展览也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传统的展览。虽然是宗教题材,还有一些历史人物,但这是杭老师人生经验的总结归纳,是他内心散发出来的人生体会,其中还蕴含了丰富的专业语言,尽管一般观众可能读不出来这些东西。

吴鸿

杭先生实验水墨针对的问题是中国水墨画艺术表达方式的拓展。水墨画几千年来有自己完整的系统,杭先生不满足于这个系统,他要对水墨画作现代转型的推进。80年代他在中国最早推进水墨转型,现在中国实验水墨已经三分天下,得到国际承认,影响越来越大。但今天是他的法像作品展,佛像禅意绘画是中国文化根基深处的东西。作为现代人,可以重新去理解生发,它表现了中国人文化里对生活的态度。杭先生作为今天的艺术家,重新阐释人生如水、禅意如歌,这个展览是他艺术观念在另一方面的探索革新,体现了他对现实社会的关心和人生关怀,也体现了他个人的人生态度和和心灵追求。对于社会来说,如果让禅意与日常生活相伴就能够安顿心灵、抚平浮躁。

殷双喜

杭先生与我缘分很长,已经20多年了。过去他一直从事水墨艺术,也很清贫,这种状态延续了很多年。但今天的作品让我们看到了他的另外一面,也可能是近期去北京后的新变化。我认为这些法像作品只是他创作的一种补充,一个侧面,一个小分支。其中展现了他的灵动与机巧,他的传统水墨工夫,也是许多人都乐意接受和羡慕的。但这不是杭先生所要的全部,他心中更喜欢的是对当代抽象水墨的探索和实验,那是他一生都为之奋斗的东西,希望得到认同。他的更大愿望还在后头,这次展览只是为他大发展所做的一种准备。

顾丞峰

杭先生是一个善于思考的艺术家.他把对中国文化、西方文化的思考,同时也把几十年的人生感悟都带进了自己的艺术创作之中。从这次法像展中我们看到他的淡定和对艺术的真诚。宗教,特别是佛教,实际上是人学,启迪我们的生活,我跟杭老师聊过,这些画是他在抽墨水墨探索创作之余休息调剂时的作品。虽是小品,但更自如、轻松,也更容易坦露他自己的心境。这些作品完全去功利化,不是为创作而创作,更有意思。他说人生如水,禅意如歌,他用佛像比拟现实,想把人们从现实的困境中超拔出来。但也不全是佛像,也有像八大、弘一、谭嗣同等现实人物,但现实人物也被他表现的情怀脱俗,有了佛的品格。这对当下沉溺于世俗物质生活的人们来说,就像刮来一阵清风,让人在物质的重压下获得缓释。现在临近春节杭先生办这个展览,我想这可能就是他的本意。但这个展览只是杭先生作品的很小一部分,他是纵向型艺术家,也就是说他具有控制多种艺术风格的能力,他的抽象水墨、佛像以至于油画写实都能展得开,文章也很好。这次展览的作品继承了传统,算是文人画的一支。杭老师在人格意义上具有传统文人的品质,因此这些作品是文人画的一支。这种人格和精神在当下显得十分可贵!

杨卫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