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芭蕾舞团再演《小美人鱼》 新作品迈新台阶 – 赛事演出 – 深圳舞蹈网

2012年7月16日,我团今年的重头戏——《小美人鱼》的教室排练工作正式开始。上午11:00,冯英团长领着一位金发碧眼、笑容可掬、气质不凡的女士来到了教室。冯团介绍说:“这位是德国汉堡芭蕾舞团的芭蕾大师Niurka
Moredo,曾经是位非常棒的芭蕾演员,希望大家能多向她学习。”按照计划,在短短的15天内,纽卡·莫瑞多需要完成《小美人鱼》舞剧中“海底世界”、“乘客”、“女学生”和“伴娘”等群舞的排练工作。可以说时间紧,任务重,强度大。我作为她的翻译,也不由得紧张起来。当然,纽卡·莫瑞多也是有备而来,每天她都抱着一本足足有50页的教案提前来到教室做准备。课堂节奏较快,演员们全神贯注,丝毫不敢懈怠,生怕漏掉一个动作、一个重点。大家都聚精会神,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为将这部戏剧完美地搬上舞台而不懈努力。“群舞不是布景、不是道具,是活生生的、特性气质鲜明的个体。”这是纽卡·莫瑞多在一开始排练就给大家的启示。这句话在随后15天的排练中展现地淋漓尽致。其实,这也是《小美人鱼》与以往我团所排演的戏剧中最大的区别。熟知经典芭蕾舞剧《睡美人》、《天鹅湖》等剧目的观众会发现这些舞剧中群舞的角色设定、舞步动作、服装穿戴、气质风格大致相同,甚至完全一致,我们往往很难从整齐划一的队伍中分辨出某个演员。她们为我们展现的是一种整齐的、不带差异的美。而《小美人鱼》中的群舞中每个人的角色、服装、动作、上场下场时间都不同。这对演员来说可谓是个巨大的挑战,也无疑是次挑战自我的机遇
。“现在,我给了你们既定角色,你们需要在这么短短的十几分钟内把你的鲜明个性充分表现出来。”这是纽卡·莫瑞多在排练“乘客”上船时的第一句话。“乘客”上船,首先是鲁娜垫着脚尖急冲冲地跑上来、突然站定、焦急地反复看着手表似乎在等人、抓狂地把外套脱掉、然后愤愤地往后放走去。此时是没有音乐的,全场能清晰地听到她的脚步声、喘气声,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她的生气与不安,进入了她的角色。随后,鲁頔和候爽扮演的“模特”非常傲慢、不可一世地、优雅地走上了场。剧中她们对旁人爱理不理,可只要照相机一闪,马上露出甜美的职业微笑。之后,王琪扮演的强悍妻子、孙瑞辰扮演的懦弱丈夫、李楠扮演的神秘外国男子、刘凯扮演的懊恼、失败的拳击手、马学强和佟锦昇扮演的单身汉、李明扮演的摄影师等等陆续以各自鲜明的风格登场。而这段也是编导约翰·诺伊梅尔德最为重视的一部分。他8月份再次亲自来到北京排练时,就重点打磨了这段。把这段表演与整个社会背景、人的多面性等联系了起来,要求演员身临其境、蕴含个性地、戏剧性地展现出来这个纷繁杂乱的人类世界。不得不说,这部以古典艺术为题材的芭蕾舞剧蕴含着强烈的现实意义。它以童话故事为载体,折射现代社会的问题、现代人的困惑,努力寻求、积极探索一个能够带给现代人心灵平静的良药。令人沉思、发人深省。而我们的演员也渐渐从中学会了审视自己的生活,学会了自我剖析与调整。这不仅能帮助我们在艺术创作上朝着戏剧表演迈上一个新台阶,而且对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的培养也大有裨益。“我要的是女性解放”“乘客”和“海底世界”大多是以组合的形式进行双人舞,舞蹈动作很难。有许多托举、跳跃、旋转,需要两个人密切的配合。特别是“风暴”那段,音乐非常快、时间短,但是没有具体的拍子,而且很多动作是各组轮流完成。有些演员比较年轻,有的进团时间短,面对如此难度高、强度大的双人舞,感到有些吃力。有人说:“在这部舞剧中,群舞演员的动作是按照主要演员的水平来编排的。”纽卡·莫瑞多似乎都知道。常常一边示范、一边强调:“女孩不能光想着靠男孩把你举起来,你得自己主动来完成,男孩只是辅助,实际上没有男孩的帮助,你也应该可以完成。这就是我要的女性解放。我本人就是主控型的,我喜欢靠自己来完成动作。”她私下曾跟我说:“这可能跟文化差异有关系。我在给旧金山芭蕾舞团排练时,那些女群舞演员就过于主动,弄得男演员毫无用武之地。这样也不好。我们需要的是找到平衡点。”在教室里能经常听到她喊“woman’s
liberation(女性解放)”。当然“女性解放”有着广泛而深刻的含义。我们只从一面来说,女性解放可以理解为女性的独立、勇敢与自由。其实纽卡·莫瑞多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她是一个非常有主见、做事有条理的芭蕾大师。她说话很干脆、嗓门大、笑声爽朗、毫不掩饰。她的课堂排练紧凑生动、有条不紊,对演员的要求和指导都非常明确。纽卡·莫瑞多有一个3岁的儿子和一个6岁的女儿,这次也跟她一起来到了北京。她告诉我,不管去哪个国家排练演出,只要条件和时间允许,她都会带上孩子。虽然很辛苦,她尽量做到工作和生活两不误。她说这其实不会相互影响,反而会相互促进。妈妈的角色和艰辛帮助她在事业上不断进取、不断挑战。回过头来看《小美人鱼》这部舞剧本身,一个甘愿放弃鱼身、放弃平静纯洁的海底世界,宁愿忍受双腿疼痛,奋力与恶魔做斗争,勇敢追求爱情与自由的小美人鱼何尝不是“女性解放”的楷模!当我们的女演员领悟到这简单四个字的精髓,漂亮地、主动地完成动作后,纽卡·莫瑞多高兴的大呼:“我一直相信你们能做到,你们没有让我失望。”纽卡·莫瑞多离开之前,把这叠厚厚的排练教案给了我,请我翻译成中文交给我们的芭蕾大师。每一页左边写有60个左右的拍子,右边则是注释每个拍子时演员的动作和位置,密密麻麻,非常详尽,令人叹为观止。
我忘不了她把本子交给我时那真切严肃的目光和话语:“麻烦翻译好给你们的芭蕾大师,所有的细节都在上面,相信你们一定能够成功……”目前,《小美人鱼》的工作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她带给我们的不仅是舞蹈技术上的挑战,戏剧表演上的提高,更是思想境界的升华,人生追求的再塑造。我们和《小美人鱼》一起成长!撰稿:易玲/审稿:孙元娜/摄影:司廷宏

《小美人鱼》
这部芭蕾舞剧很感人,和我记忆中的童话故事还不太一样。它太新了,很现代,虽然有点抽象,但很好懂,我很喜欢。
一位刚刚看完中央芭蕾舞团《小美人鱼》的演出,随人群缓步走出天桥剧场的丁女士说,她还说因为看不懂所以很少会观看现代舞蹈作品。日前,在不少去年就看过中芭引进的《小美人鱼》首演的芭蕾爱好者们的热切期待下,这部有着十足现代感的芭蕾舞剧又一次回到北京天桥剧场,参加2013首届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活动,让观众重温它的凄美与动人。
主题:生命不是人生最高的价值
《小美人鱼》为纪念安徒生诞辰200周年而作,出自世界著名舞蹈编导大师约翰诺伊梅尔之手,世界著名作曲家乐娃奥尔巴克为之谱曲。2005年,该剧由丹麦皇家芭蕾舞团首次公演于初落成的哥本哈根歌剧院。2012年,约翰诺伊梅尔来到中国,排演中芭版《小美人鱼》

尽管芭蕾舞剧《小美人鱼》在编排上与原作有很大的不同,在情节上做了许多变动,特别是在尾声部分增加了小美人鱼灵魂的升华,但它自始至终仍然保持着浓重的悲剧色彩。编创者增加了诗人的形象进行叙述,始终关注着小美人鱼命运的诗人推动着故事的发展,这种处理给《小美人鱼》注入了新的哲学内涵。小美人鱼拯救了快要葬身海底的王子的苦难,在身处苦难的境遇中倾心关注着自己拯救过的王子;这正与一样身处苦难的诗人倾心关注着小美人鱼的命运相同。按这个逻辑推演,剧作实际上也折射着坐在观众席的我们也可能忍受着自己的种种苦难去关注诗人和小美人鱼的命运。小美人鱼之于王子,正如同诗人之于小美人鱼,又同于观众之于诗人
、观众之于小美人鱼。改编者的智慧创作,揭示了人性的伟大:人可以在忍受其本身正在遭受的苦难的同时,产生对一切同族苦难的不可遏制的悲悯之情,并用力去拯救他人的苦难。这使小美人鱼的童话不仅具有天性美,而且获得了伟大的人性美。它是一种悲剧式的人生态度,这种大悲大爱就是要首先肯定矛盾,然后殉于矛盾,从而战胜矛盾,在虚空毁灭中寻求生命的意义,获得生命的价值。
舞蹈编导:芭蕾是活的艺术 作为一部现代芭蕾舞剧的典范作品,
《小美人鱼》不仅拥有着深刻的思想内涵和动人的故事情节,而且具有非常出色的表现形式,这应当归功于编排者们的精心设计。作为当今国际芭蕾舞坛享有盛誉的德国汉堡芭蕾舞团艺术总监约翰诺伊梅尔,他博学多才,不仅担任舞蹈编导,还兼任舞台设计、服装设计和灯光设计等职。芭蕾是活的艺术。
诺伊梅尔常常强调,我来中央芭蕾舞团工作,不是来复制我的作品,而是让中芭的演员演绎一部属于他们自己的《小美人鱼》

在剧中,人物性格特征和内心活动都由舞蹈动作来体现。每个人物都表现出了不同的性格特征:小美人鱼的青涩可爱、王子的潇洒直率、诗人的深沉、公主的温柔贤淑,甚至女教士的教条古板、模特的傲慢、妻子的强悍与丈夫的懦弱表演与整个社会背景、人的多面性也联系了起来。整个作品既包涵程式性的舞蹈动作,又加入了许多生活化及创造性的舞蹈动作,体现了戏剧芭蕾和古典芭蕾的融会贯通。舞蹈以其高度的规范性和技巧性保证了芭蕾艺术形式美的展现,也赋予了舞剧鲜明的时代特征,体现了丰富的思想内涵。独舞、双人舞等多种表现形式都非常有特点;即便群舞,也十分讲究:既有整齐划一的宏大感,又有独特细微的丰富性。正好印证了当年负责舞蹈排练的芭蕾大师纽卡莫瑞多所强调的那句话:群舞不是布景、不是道具,是活生生的、特性气质鲜明的个体。
演绎者:细节决定成败 排演《小美人鱼》
,中芭需要克服多重考验:第一是高投入带来的风险和压力,如此知名的外国经典作品肯定会有不低的版权费;如此宏大的场面和精美的制作也肯定会需要不少投入;二是很长的工作时间和很高的工作强度:如此复杂、精细的制作,一定需要耗费演员、乐队、舞美等方面工作人员较多的劳动;三是可能较难逾越的演绎技术难度:东西方文化差异给准确理解和完整表现作品内涵带来障碍,现代音乐复杂结构给乐队带来演奏的困难,深刻的舞蹈内涵给演员带来极为苛刻的戏剧表演要求,精致宏大的舞美要求舞台工作更加精准。
从现场效果来看,整体舞台呈现是令观众满意的。演员身临其境、蕴含个性地、戏剧性地展现出了人类世界的纷繁杂乱。主人公内心的凄苦、彷徨、甜蜜、纠结都表现得淋漓尽致。虽然可以知道,小美人鱼的饰演者在舞台上几乎没有时间喘息,每一个动作的连接,都要夹杂对于角色展现的表情,但中芭的首席演员朱妍还是将这个核心角色演绎得灵动自然。能看得出,所有演员都经历了极为严格的排练过程。从角色揣摩到戏剧理解,从舞蹈语言到表情运用,每一个细节都很精致。细节决定成败。
这种表现毫无悬念地赢得了观众们的认可。 我觉得这不像是我们中国人演的。
一位观众在中场休息时说。
除了舞蹈演员的努力之外,管弦乐队成员和舞台工作人员也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在指挥张艺饱含激情与控制力的指挥棒下,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的演奏员们在演绎该剧音乐的过程中,展现出了驾驭高难度音乐的极高的个人演奏能力和整体协作能力。乐队在音准、节奏和音色的控制方面表现出了很高的水平。同样,舞美制作方面的功夫也绝对不能忽视。天桥剧场安装的60道吊杆全部都在使用,已经没有任何空间悬挂任何东西。它是这个拥有60年演出史的剧场所没有用过的演出舞美设计。
《小美人鱼》的灯光设计十分复杂,明暗交错,色调丰富,随剧情发展,调换频繁。虽有很高难度,但现场的配合非常成功。如果不专门绷着神经观察,几乎注意不到灯光的繁复变化。
澳门威尼斯人app下载,思考:一部作品带动舞团水平的整体提升
中芭当初计划引进《小美人鱼》是有所考虑的。之所以引进《小美人鱼》
,是想借此机会与世界级的著名编导大师约翰诺伊梅尔及其所辖的汉堡芭蕾舞团展开深入的交流与合作,以此来带动剧团演员、演奏员、舞美制作及行政管理人员业务水平的全面提升。时隔一年,如今看来,当时所做的这种考虑很有前瞻性,其结果也非常令人满意。
中芭在与约翰诺伊梅尔的合作中得到了全方位的丰富的经验。尤其在舞蹈表演方面,剧团演员不仅在能力而且在理念上得到了新的提高。例如,女性解放的理念,女孩不能光想着靠男孩把你举起来,你得自己主动来完成,男孩只是辅助,实际上没有男孩的帮助,你也应该可以完成。
排舞老师的话给舞蹈队员注入了全新的思想观念。再如,无绝对主、配角观念
,舞台上的每一个人物都有自己独特的性格,演员要完全融入自己的角色,要用心去展现舞剧情节中的每一处细节。在长时间一丝不苟的排演过程中,中芭演员的表演水平有了显而易见的提升。而与国外舞团的交流不仅带动了一线演职人员业务水平的提升,同时也促使中芭的行政管理人员进行思考。中芭团长办公室主任助理施伟在其《从引进芭蕾舞剧〈小美人鱼〉看中国芭蕾编导的培养和创作》一文中就曾指出:扎实的专业基础、深厚的文化修养、宽松的创作环境、广泛的国际交流、鲜明的自我风格是中芭在培养人才方面应当考虑的几个问题。这些理论提炼都来自对大师经验的总结,是非常具有建设性意义的。
看罢《小美人鱼》的首演,一位长期关注中芭建设与发展的学者感叹道:一个新作品,一个新台阶,中芭的整体水平在近几年提升了很大一截。
中央芭蕾舞团在近几年的表现令世人瞩目,其凭借着优秀的表演在国际舞台上占据着一席之地,展现着中国芭蕾的完美形象,这与中芭正确处理剧目创作与表演之间的关系问题密不可分。演一部作品,就迈上一个台阶。踏踏实实、稳扎稳打地推进艺术创作、表演等各方面事业的改革与发展,应该是艺术院团健康成长的一个重要原则。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