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故芭蕾歌剧《堂·吉诃德》11月天桥剧场上演 – 国际规范舞讯 – 卡塔尔多哈舞蹈网

在中俄两国的文化交流日异平凡的今天。我们中芭的两位优秀演员曹舒慈、盛世东参加了在俄罗斯东西伯利亚重要的城市:克拉亚诺亚尔斯克市举办的第三届亚太艺术节,主演《吉赛尔》全剧并参加闭幕式演出。应该讲这是中芭历史上一个美丽的开始。

9月11日至15日,中央芭蕾舞团将在天桥剧场上演鲁道夫·纽里耶夫版大型三幕古典芭蕾舞剧《堂·吉诃德》,以此纪念这位20世纪伟大的芭蕾艺术家逝世20周年。

在克市举办的上一届亚太艺术节是17年前了,今届的艺术节汇集了亚太地区包括:澳大利亚、孟加拉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哈撒克斯坦、吉尔吉斯、韩国、墨西哥、蒙古、尼泊尔、新加坡、美国、泰国、塔吉科斯坦、吐库曼斯坦、菲律宾、日本、俄罗斯和中国等19个国家的艺术家。从六月二十八到七月四日一周的时间里,他们在全市多个场馆进行超过25场以上的音乐舞蹈专场演出(其中还有两天的广场音乐表演)。特别是在六月三十号那天,中午举行了全市彩车大游行,晚上燃放了半个小时的礼花。也正是在三十号这一天,我们的小曹和盛世东成功地与当地的芭蕾舞团合作演出了古典芭蕾舞剧《吉赛尔》。要知道这是曹舒慈第一次主演《吉赛尔》全剧,可想而知她面对是多么巨大的挑战啊。

鲁道夫·纽里耶夫是公认的20世纪最伟大的芭蕾舞表演艺术家、编导之一。纽里耶夫高超的舞技探索了舞蹈的表达领域,为原来只为女演员提供支撑的男芭蕾演员提供了新的角色。这一点,在他所编导的《堂·吉诃德》中得到了完美发挥和体现。

都说《吉赛尔》是芭蕾舞女演员的试金石,要想成为伟大的芭蕾表演艺术家不完成《吉赛尔》是不可能的。而给小曹学习和排练的时间非常有限,她要学会全剧外加一个她从来没有演过的现代舞《曾经》。那些天时时可以看到她捧着IPAD,边看边学边合音乐,一有机会就跟盛世东磨合动作,切磋各个时段的表演。好在盛世东五年前已经完成过该剧的演出,他表现出了大哥哥的风范和职业舞者的敬业精神,更是体现了尽义务帮助、提携新演员这一中芭的传统美德。那些天,剧团正好请来了前中芭首席男明星、现任加拿大温尼泊皇家芭蕾舞团艺术指导张卫强老师,张大师结合自己的经验和体会多次给小曹和盛世东排练,使她们渐渐有了信心和底气。另外,冯英团长在百忙当中,抽出了宝贵的时间,帮小曹梳理表演中的细节,特别是一幕中发疯的戏的一些关键处理,手把手地指导她、启发她。在众人的帮助和小曹自己的努力下,一个全新的“吉赛尔”即将诞生了。

澳门威尼斯人app,1966年,由纽里耶夫改编的《堂·吉诃德》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首演,他在彼季帕的版本基础上推陈出新,并创作出了那个时代最具突破性的编舞作品。纽里耶夫亲自扮演剧中男主角巴西里奥,其精湛的舞技、娴熟的演技令人耳目一新。从此,这一版本《堂·吉诃德》被公认为20世纪世界上最好的版本之一。纽里耶夫版《堂·吉诃德》将俄罗斯学派的热情与西方芭蕾的演技融合在一起,使演员的技巧水平得以充分发挥。英国作曲家约翰·兰奇贝里为此版本改编了路德维希·明库斯的音乐,使之更具时代气息。

六月二十七号深夜我们一行三人从剧团出发了。克市位于蒙古国的北面,北京直飞该市只需四个半小时,而且与北京没有时差。但夜里2点半起飞7点降落,实在是太熬人了。组委会安排我们抵达的当天下午三点到六点跟“克芭”排练。几乎一夜未眠的小曹和盛世东下午两点就来到了排练厅,认真地先练了个功。好在事先的准备工作做得比较充分,和他们的角色演员们的排练异常的顺利。同时我们也见到了担任指挥的,来自蒙古歌剧芭蕾舞学院的Burenbekh
Jagvaral先生。离开排练厅时的小曹对我说:人好像一直是踩在棉花上似的。第二天是在舞台上合乐排练,非常奇怪的是:除了乐池里的指挥和乐队,舞台上没有布景和灯光,剧场的场灯也开着,更奇怪的是没有一个拿话筒在台下负责排练的人。只有头天在教室弹排练的钢伴拿着谱子在那儿坐着。我急忙拿出纸和笔,把一些节奏上的问题记下来,最后再通过钢伴传达给指挥。演出前的唯一一次走台很快就结束了。后来了解到,当天剧场还有其它演出,不能搭景。《吉赛尔》演出的当天,四点钟,我们自己在教室慢慢地练了一堂基本功。(因为之前一天跟他们演员上大课有点语言上的障碍)
五点,和群舞们合了一些头天没有合好的舞段,就匆匆忙忙地开始化妆准备七点钟的正式开演了。当晚的剧场全满,我和大家一样期待着大幕的打开。在主持人介绍完艺术节以及主要演员简介后,大幕徐徐打开了。舞美是简洁版的,台上除了两间木屋、一条长凳,干干净净的。在阿尔贝特和吉赛尔出场时都响起“碰头彩”。期间有个小插曲:当小曹拔出一朵小花准备算命时,花朵和花枝分了家,好在小曹冷静地捡起了花朵,继续着表演。之后的一切非常地顺畅:恋人之间的爱慕和不舍,与汉斯之间的冲突和纠缠,接受小姐的馈赠,一直到独舞以及发疯。小曹表现得连贯又不乏起伏,投入却没有失态。独舞中的技术堪称完美,两次大舞姿转和两次左右小圈接小圈都丝毫不差,斜线足尖上连续的单腿划圈也赢得掌声阵阵,最后的圆周结束更是掌声加“Bravo”。发疯那段,时哭时笑,时痴时惊,时幻时痛,让台下的观众随之动容。一幕在几乎疯狂的掌声中结束了。二幕是这两位比较令人放心的舞段,通过“走芭”连续十二场的历练,他们收放自如,游刃有余。当全剧的大幕缓缓关上时,我们真心地祝福这“一老一少”,演出圆满成功。特别是小曹,在芭蕾舞的故乡有了一次崭新的、起点很高的开始。

此次,中芭重新制作排演纽里耶夫版《堂·吉诃德》,由冯英团长担任制作人和总策划,并特邀了加拿大皇家芭蕾舞团资深芭蕾大师、当年曾受纽里耶夫大师指点、并在《堂》剧中扮演男主角巴西里奥的张卫强担任总监制和总排练者;同时,还特别邀请了纽里耶夫大师的关门弟子、现任维也纳国家芭蕾舞团团长、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明星演员曼努埃尔·勒格里担任艺术顾问。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