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艺术家蔡楚夫论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内容提要

论文认为享誉海内外的著名艺术家蔡楚夫先生在油画、国画和速写三个领域,分别用象征手法表达全球化时代的竞争之美、和平之美和个体存在之美,都以一流的技艺达到了著名哲学家杜威所说艺术对于人类文明成果进行传递的表达功能。在三种门类的艺术实践中,蔡楚夫将个人经验与人类经验交流对话,将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交互融合,用艺术的形式实践人类经验的扩展,丰富人类自我认识和对世界的认识,使作品充满一种理想之光和人类精神,从而成就作为全球化时代伟大的世界艺术家的崇高境界。

关键词:蔡楚夫 油画 国画 速写 个人经验与人类经验 竞争之美 和平之美
个体存在之美 理想之光与人类精神 世界的艺术家

正文:

一个世界艺术时代正在到来。人类全球化经验需要世界的艺术家。在大陆成长成名,到香港锤炼技艺获得更高竞争力,之后到达现代艺术中心美国的纽约,在纽约坚持艺术创作长达三十年,以油画、国画和速写的全面优秀鼎立于世界画坛,这就是本文要论述的世界的艺术家蔡楚夫。

蔡楚夫,原名蔡家杰,从艺五十多年来,在世界多个国家及地区举行个人画展及联展100多次,享誉海内外。单从身份与地域空间而言,他已标识了世界的艺术家特征,不仅现任美国华人艺术家协会会长、美国国际文化艺术中心顾问、纽约华人书画艺术协会顾问,而且在纽约、北京、香港、广州和珠海都拥有自己的画室,依季节不同而穿行于世界经纬从事艺术创作与交流。本文着力探讨的是,人类全球化经验如何经由这样具有典范意义的世界艺术家之画笔,把个人经验与人类经验衔接,去粗取精,形成我们时代的艺术精品,表达我们时代的文明特征?

2012年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隆重推出中国近现代名家四位,蔡楚夫名列大红袍之中,其厚重巨著《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蔡楚夫(中国画卷)》
、《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蔡楚夫(油画卷)》出版,同时出版的还有《蔡楚夫速写集(全套3册)》。硕果汇集,为深入探索世界艺术家的精神内涵提供了依据。

本文采用文本细读的个案研究方式,试图透过蔡楚夫炉火纯青的艺术形式,寻找他精细写实主义风格与明亮向上色彩话语形成之谜。探讨他个人经验与人类经验的深度交接模式,揭示这位世界的艺术家对于人类文明对话交融的自觉抒写,并呈现伟大的艺术在传递人类文明作用中的理想和精神,探讨当代艺术的世界话语贡献。

1, 蔡楚夫油画:水雪象征与自由竞争之美

克莱夫贝尔提出一切视觉艺术的共同性质是有意味的形式,它们表现为一种线、色的关系和组合,通过作用于人的观赏而使人意识到审美地感人的形式。
那么,在创造艺术的艺术家这儿,又是怎样获得这些有意味的形式的呢?蔡楚夫写道从艺近半个世纪,我愈画愈知,丹青之来,诚为不易。梦回乍醒,我这半生皆在画中。也就是说,画家笔下有意味的形式,乃是漫漫人生经验浸染所得,其结果才有万雪苍苍,群山寂寂,众生皆入画中,画者与观者,不言自明。

艺术形式的共鸣,乃在于人的经验的共鸣,经由形式拨响的经验之旋律,意味着艺术家需要极尽可能体验人类的经验。一个艺术家独特的生命经验,往往是决定其艺术形式独特性的关键所在,然而,只有当一个艺术家把自己独特的个人经验与人类不同经验对话并连接,经验扩展所发生的艺术生长,才会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诚如哲学家杜威所说,艺术即经验(Art
As
Experience),但外在的干扰和内在的惰性常常使得经验并不能走完其历程而达到完满;真正的艺术经验必须在此经验的一般之流中实现内部整合,并与其他经验区分开,这一个经验是一个整体,其中带着它自身的个性化的性质以及自我满足。

面对蔡楚夫硕果累累、品种齐全、炉火纯青的艺术作品,拥有对于艺术经验深刻的认知,是解读其作品奥秘的唯一钥匙。

蔡楚夫1942年出生于广西梧州市昭平县走马乡,13岁就加入中国书画研究会广西分会,被誉为神童画家。五十年代就读于广州美术学院附中,在素描,色彩等方面都受到过严格的训练。1964年他的油画《一对红》及国画《军医到黎寨》入选第三届全军美展,并在《美术》杂志上发表。1974年蔡楚夫赴港定居,拜在岭南画派第二代大师杨善深先生门下深造,后又入丁衍庸先生斋堂聆听指点。1978年蔡楚夫移居美国享有世界艺术之都美誉的纽约。随即他又周游欧洲,考察台湾故宫,认真研读东西方艺术经典与精华。就自觉自愿地投身于艺术实践经验而言,蔡楚夫的移民经验和地球行走体验正是杜威所言的完整性的经验,他排除了当时社会的外部环境干扰因素,去除了随时可能因为受阻而产生的心理惰性。他以一定要实现艺术梦想的执著精神与行动,在备受限制的时代,提前完成了一个人经验上的全球化体验。经由对不同地理时空的认识,对不同制度和文明的理解,特别是人性深度与艺术技艺的修炼,蔡楚夫以他自身完整的这一个的经验个体,站在了有能力整合其他经验并把不同经验区分开,同时通过艺术形式完美传达丰富深厚经验的时代高度。

1979年理查德罗蒂(Richard Rorty)的名著《哲学与自然之镜》出版,
理查德罗蒂所倡导的对于日常生活关注的观点,使美国艺术界对于写实主义空前重视并向新表现主义过渡,蔡楚夫立即加入了写实主义潮流并自觉转向新表现主义。因着深厚的人生阅历和扎实的艺术造诣,蔡楚夫在美国一举成名。他先后画出了出色的纽约人系列油画和优秀的雪系列风景及欧洲的威尼斯风光系列,呈现出他对于异国人情和风景全方位的驾驭才能,他把握机遇与时代的智慧,令他被世界画坛称为SnowMan(雪人)。

翻阅《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蔡楚夫(油画卷)》,我们首先会看到蔡楚夫1979赴美后第一幅创作《纽约人》(之一)。是阳光明媚的日子,周末的公园长椅上,休闲的纽约人各具姿态神情,画家把交谈者、倾听者、等待者和闲极无聊者汇集到阳光下,树影之间,他们从容自然的生活状态,随意却优雅的服装,体现着享受日常生活的诗情画意。画面明亮温馨,生活的气息令欣赏者不禁驻足。仿佛听到中年交谈者、倾听者三人一组讲述着人生的奇迹,又看到等待者,一位年轻美丽女子手执礼物包,眼神流露等待已久的焦灼,另一位年轻男子等待的背影则像是另有期待,他们各不相关,却在画面上呼应存在,似乎因为年轻而在创造另几个故事。旁边一位从容看报的老者,和另一位剔指头消磨时光的老者,则像是走出了故事的局外人,他们内心远去的故事,又像可以从他们的不同举动看到。《纽约人》画出人间百态是也。远方隐约可见的散步人们,自由走动的身影,生活的交错之美丽,一切像是不经意的拍照,但蔡楚夫的写实功夫中,却包含了表现人生思考的深厚情怀。他所着力的阳光和光影,便是一种隐喻。一方面是阳光明媚和从容不迫的生活,是画家欣赏的态度,是作为中国人看美国人特别的细致,甚至包含对话的倾羡之情。另方面,时光流逝,生命慢慢变老,生活的故事也将渐渐变淡。蔡楚夫就这样用他的画笔记录着这样逝者如斯的永恒,表达着他对于人类不论他们生活在纽约还是地球的其他地方细致入微地观察。在这样的观察与表达中,汇集了他自己人生经验与不同描绘对象之间人生经验的共鸣。比如他对于中年人、年轻人、老者的不同表现,体现出他对于人类日常生活的热爱和细节再现能力,其中的人生故事意蕴,则正是人生经验的菁华所在。这也正是蔡楚夫油画人物的菁华所在。蔡楚夫对于人类生活的精细理解与再现,正是他艺术成功的根本。在此,写实主义和表现主义可谓浑然一体。

无疑地,蔡楚夫以他出色的纽约人系列赢得了他在美国画坛的实力地位。他对于人生、人性和生活的经验领悟再现于人物画中,使他的人物画以耐人寻味的故事性和深刻寓意,传达出物质文明发达之后,人类对于自身处境的沉思,凝结着人类经验的生命共鸣点。从这样生命经验共鸣点角度,我们可以看到蔡楚夫画集中蔡楚夫其他人物画作品共有的完美性,如《雅美族老艺术人》对于一个民族、个人生命于艺术中流传的美丽与与苍凉之表达,画幅中对打动人的民族艺术品的精致刻划,象征着人全部精神的投入,空间布局的流动如长河,又象征着生命与艺术同在,老艺术人深邃的神情令人心动。而《台湾雅美族老人》则画出一位女长者与山河岁月一样沧桑的仪态与眼神,山河背景与人的形体浑然一体,加之以图腾的外框,外框上演绎人类猎狩时代的故事,提示女性历史与现实同在,日常生活的悠久恰如女长者手握一叶青草。一个消失中的《兰屿武士》画,画出他内心不甘的波涛,经由远方的海浪与他看似无奈的神情结合起来,使画面张力强烈。1996画的《艺术大师杨善深先生》,写实恩师,却笔笔渗透象征,杨善深先生身着青色国服长袍,青色布鞋,双手背握挺身而立,黑框眼镜中的目光深透而忧伤,他的左侧是白鹤立于古树干,白日东沉如巨蛋,右侧是古蝤插花,一抹新绿自然指向另一开间。油画将人物写实,文化象征,二位一体,令人品位到中国文化及其传承者的共在与永恒,同时也体会到文化气度抵达的高难度。

出色的人物画在美国已足以使蔡楚夫衣食无忧。然而,经历过不同文明体验和环游过世界的蔡楚夫有更加深长的思想经验需要表达,他是一位思想型的艺术家,这使得他需要寻找更加抽象的艺术语言。某种意义上,蔡楚夫之成为世界意义的艺术家,不仅在于他对于人类人性和生活经验的丰富表现,更在于他对于人类不同文明对话交融的自觉抒写,后者更加体现着人类全球化时代的经验特色,而真正的经验者往往首先是思想者。他的雪系列风景,和他的威尼斯系列风光,可说是自然之歌和思想之象征的高度结合,是蔡楚夫油画艺术的珍品。是他将西方风景画与中国山水画精神交融对话的结果。在这些系列大型风景作品中,蔡楚夫达成了东西方绘画技艺与精神的完全平等结合,在结晶为璀灿的艺术的过程,人们看到了中国画幅的新生,读到了东方精神的再生,同时意识到了西方现代文明与东方文明交融的圆满经验之美。萨拉劳伦斯学院艺术史教授菲立浦高尔德面对蔡楚夫的风景油画这样说道:欣赏蔡楚夫的画,就好像听到大自然的精粹编钟似的琤琮鸣响。初览之下,无可避免地感到,他们一如照相般真实。但这种感受很快就会转为以下的认识:蔡楚夫对大自然点滴的关注,造就了超越貌似的另一意境。对一枝一枒,一叶一花,直至每一片花瓣,还有潺潺的小溪,岸边的石卵,他都赋予如许的爱及关怀。于是,这一切就超越了机械透镜力所能及的境界了。要在他的画中区分何者属于东方,何者属于西方,并不容易,因为两个世界的结合是如此紧密彻底。许多很长的、横展的作品使人想起中国式的横展的画卷。

就像对人性和人类生活有着精细的体察一样,蔡楚夫对大自然的观察也属于最为深刻、细致的画家之列。他对于流水的观察和水性的驾驭经验,也许无出其右者。他的故乡梧州又称水都,集广西水流85%以上,有广西水上门户之称,与粤港澳一水相连。浔江、桂江在城中相汇,水色一黄一绿,称鸳鸯江,早在宋代苏东坡就写有鸳鸯秀水世无双的赞词。蔡楚夫从小与水为伍,在交通不发达时代,水就是他的车辆。他甚至曾经试图通过游泳抵达香港。至今他仍然每天游泳一小时。他在纽约和珠海的画室都是面水而建,它们隔太平洋相望。
水对于蔡楚夫而言,是他个人生命和生活的组成部分,也是他艺术的灵魂构成。

尽管蔡楚夫在国内成名很早,但那时水的形象却没有在他的绘画中成为独立的语言。水的经验在他的生命中沉睡着。蔡楚夫从小生活在南方,从未见过雪,他平生所见到的第一场雪,是在1979年的冬天,在纽约曼哈顿的中央公园里,他看到漫天飞舞的雪花,心情格外激动,在人迹罕至的小溪边,没有脚印,清澈的溪水倒映着雪后的晴空以及溪岸的树林,那景象是如此迷人。
此次与雪的相遇,唤醒了他生命中水的全部经验,他灵感大发,他开始创作出一系列的以雪为题材的作品,他的第一批作品《雪霁》,在1984年12月参加密西根州伯明翰市的罗伯特吉蒂联合画廊举办的《美国著名现代画家大展》时,引起广泛关注。自1984年雪霁系列以来,他一直有雪景画家的美称,虽然他的创作领域非常广阔,但是雪在他的艺术生命中有着特殊的意义,这就是他对于水的变化的表达,承载着他对于中国《易经》变易哲学的思考,传达着他在中西方文明交接的境遇中生活的深刻生命经验。事实上,他以雪,变化的水,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将全球化时代人类文明的融合与演变规律这一抽象语言,用最美的形象进行了表达。在他初看宁静如雪的画面,细看是万物生机勃勃的景象,衰荣更替,自然的自由竞争之美,使画幅呈现出极致的哲学境界,令欣赏思智顿开。

《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蔡楚夫(油画卷)》中,不仅收录了蔡楚夫以冬日河床为背景的雪霁系列,还收入了以雪为题材的《早春》、《艳雪》、《暖雪》和《残雪》作品系列。早在1981年《雪霁三连画》就画出溶雪的蓬勃生机,盎然气象,时序运行的力度,充满旋律的全景和充满力度的局部,横枝倾倒的水流,静中的伟力,气势磅礴。1986年《静雪》的美丽细腻,潺潺化朽之功夫,又以柔情似水的生命力唤起生命的信心,竞争的信念,体现对自然的敬意和亲爱。2003年《雾雪》雪还在下,静悄悄雾茫茫之美笼罩变幻的S河流,美妙的自然令人神往。从1987年《雪霁》卧雪于枝,枝横于流水,生动明媚,到2003年《暖春》、2006年《寒溪清晓》一暖一冷,探索唐诗宋词之对比美学,语言如心弦吹奏。在2004年的《雪霁》系列之六中,鲜明灿烂的红叶于水中涅盘,红白对比、黑白对比成为他常用手法。华丽高贵的金红,也是他在色彩上常常的偏爱,作为对于热烈和热爱的热情讴歌,在黑白红这种经典之美组合上创造奇迹,白雪是最好的华衬。二十年来雪霁系列的创作,极尽自然元素的美丽,贡献于中西文明话语的对接。

雪,变化的水,人类演易变迁的深长历史经验,全球化时代每一个人每一天所感受到的变化,在洁白晶莹的雪面前,获得一种空前彻悟与启迪,纯粹的艺术形式与人类经验之间高度的共鸣,令欣赏者面对蔡楚夫的雪绘画语言,无不感到凛冽的震撼。

细读蔡楚夫的雪绘画语言,可以发现,他的雪永远与河相依存,河中的流水、岩石或者卵石,还有来自天空和丛林的倒影,水中的断木和水草,似乎杂乱无章又生机勃勃的有序存在,与纤尘不染、洁白无暇、宁静无比的巨大雪野,形成强烈对比。在《雪河系列的形成》一文中,蔡楚夫指出:不管雪河分割的构图如何变化,是S型,L型或者橄榄型,所蕴藏的哲理总是不变的,雪包容一切,而小河的融雪又刻意把一切都暴露出来。
他在运作绘画语言时,也充分体现了无中生有的辩证法,用底白作为亮部,大面积地绘暗构图,白色其实就是未经涂色的画底,但灿烂晶莹剔透的效果,正是由强烈的对比产生。中国画思想和手法在油画中获得杰出传达。

河水琤琮之声,万物更替之音,时间不朽的运行之姿,一切,正是在雪野与河流的强烈依存中产生。它们都是水,都是生命,如此循环往复,相克相生,生生不息,正是生命竞争和保存的风景。蔡楚夫如此内涵深邃的绘画语言,无法不调动生活在自由竞争社会的美国读者,也不能不感染全球化时代日益为竞争所迫的当代读者。画家的思想和智慧,通过高度的技艺,调动人类与历史同样悠久的生命竞争经验,并在震撼中认知和理解我们时代的自由竞争之美。

蔡楚夫驾驭着自己独特的、成熟的的水雪象征绘画语言,这使得他常常挥洒自如地用水来表达对于当代生活的思考。他的威尼斯风光系列作品,可说是他水雪象征语言和人物画语言的完美联姻。一方面是威尼斯旖旎的水城风光,另方面是沉醉于风光旖旎之中的都市人物,明亮灿烂的色彩象征着对都市文明的讴歌。

蔡楚夫对于全球化的都市文化有深刻的认同力和充满信心的竞争力。早在1986年,全球闻名的Polo公司创办人Polo先生突发奇想,要把位于纽约曼哈顿72街的Polo总部大楼画成一幅油画,重赏之下,很多美国画家蜂拥而上,但他们的作品被Polo先生过目之后一一落选。蔡楚夫的美国经纪人闻讯应征,并把这位中国油画家的作品送上,Polo先生深表满意,除给优厚报酬10万美元外,并在世界各地刊登这幅表现Polo总部气魄的油画。《纽约时报》1986年3月9日在头版刊登,各时装杂志纷纷转载。
此次竞争不仅是蔡楚夫画技的成功,更是蔡楚夫艺术对于都市文明话语的成功。蔡楚夫在他的都市油画中表现了物质的热爱、欣赏和精神上明亮向上的风格,体现了一种物质繁荣时代的地球村情怀,也使得商业文明自由竞争积极乐观的一面获得肯定。

《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蔡楚夫(油画卷)》中的威尼斯系列集中反映了蔡楚夫的都市意识形态。其一是他对物质繁华的礼赞。这一礼赞表现于蔡楚夫油画对于都市物质文明的精心刻划。蔡楚夫常常用高贵的银色来修饰城市建筑,体现一种华美的现代风格,并较多用粉红色点缀城市花篮,给人精致和梦幻感觉。他所擅长的水雪象征语言,在描绘原本古老陈旧的威尼斯时,以斑斓绚丽的色彩为主调,从而使古老的城市在画幅中焕发阳光明媚的色彩,使人如入神话般梦境。其二是他对精神享受的讴歌。这一讴歌表现于蔡楚夫油画对于纵情游乐和钟情爱恋人物的精心构画。青年男女在船头划桨的风情,中年甚至老年男女在桥头邂逅,一见钟情的韵影,旅游者流连的驻足,凡此种种用他所擅长的水雪象征,或者通过渲染的浪花流波,或者是流丽的倒影,记录着都市人物流水一般的情绪,呈现出浪漫温馨的享乐之美。在四季皆温夏的威尼斯,一日之中天光的变化,与水色的变幻交融一体,蔡楚夫用他少年就拥有的水经验,驾轻就驭,改变色彩的同时改变人物心理,也改变画幅,系列之作幅幅迷人,仿佛连续剧般具有戏剧性。这正是都市生活叙事不同于传统生活故事之处。有限的地理空间与无限的心理空间,竞争不只是人与人之间发生,也发生在个人心灵世界中。蔡楚夫用俯瞰的大视野描绘都市中的威尼斯河水,用水雪象征语言表达比河水更加深邃多变的都市人精神空间,使旖旎的都市风光拥有了丰富的现代性特征。

其中《情系威尼斯》也是蔡楚夫油画代表作品之一。威尼斯特有的七条筏船呈雁阵布于水面,流水之上是平行的两只白色拱桥,流水开阔清澈,两岸笔立着与河道一样延伸远去的威尼斯式建筑:迷人的宫殿、豪宅和教堂,拥有拜占庭、哥特、和巴洛克的不同风格。河心船上的游客与划船人似乎在等待向左岸码头停泊,又似乎不愿起身离船。码头上泊着空船,岸上有观望者和漫不经心的等待者。两只白色拱桥上参差站着聊天的游人,他们似乎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家,悠闲自在搁置着手臂,卷着衣袖,神情看上去毫无离开之意。倘若说蔡楚夫对于威尼斯有深情厚谊,这幅油画可以为证。不过,深究这份深情厚谊,自然与画家生长于中国南方水城有深层经验呼应。经历过中西文化洗礼,蔡楚夫对于人与自然的亲缘别有钟情,正是美丽的自然铸就了美丽的城市,使都市文明既有物质之精美又有自然之诗情画意。蔡楚夫用他的威尼斯系列表达了自由竞争之美的期待:人与自然的和谐艺术,才是都市文明的归宿。

2, 蔡楚夫国画:猴族象征与和平之美

《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蔡楚夫(中国画卷)》收录了包括蔡楚夫1964年在国内的成名作《军医到黎寨》,至2011年的力作《达摩祖师面壁图》等众多水墨精品。

其中山水画《雨后黄山》六纵分立又浑然为长横,《黄石奇景》长横中部碧水横跃画幅,人物画《文燕》以绿为主调清纯大气,花卉画《荷花》系列对荷叶之美的浓重着墨,最早的《军医到黎寨》构图精美,最近的《达摩祖师面壁图》一气呵成而遒劲透壁,都令人过目难忘。蔡楚夫全景俯瞰视野下的山水自然与人物动物及花鸟,均以中国画的精神气质传达为上上,大幅留白气势磅礴,结构上的布局和细节上的经营,则兼具西方油画的精致讲究,两者相加,使国画呈现出一种更亲近现代都市精神的现代时尚感。这正是蔡楚夫中国画特别的创意所在。他使中国画融入到现代人的生活之中,他被称为岭南画派可执牛耳者,就在于他更好地继承并发扬了大胆融合西洋画法,以革新中国画为使命的岭南画派独特风彩。

不过,思想型艺术家蔡楚夫并没有停留于将中国画时尚化的表述。事实上他的探索远比想象的深远。不仅要探索中国画与都市日常生活对话,用中国画表达现代生存的复杂经验,而且试图创造并驾驭中国画特别的绘画语言,加入到全球化经验的互动表意行列之中。《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蔡楚夫(中国画卷)》中,2003年至2011年中达二十八幅之多的猴族系列动物画,向我们展示了蔡楚夫这一探索的实际成效。猴族系列动物画精心刻划猴族日常生活,再现猴族们于春夏秋冬、日夜晨昏的不同生存境况,它们的欢乐忧愁和沉思默想,阅之不禁令人怦然心动,与人类生活毗连相惜之感油然而生。它们与蔡楚夫的油画语言创造具有某种互补的关系。蔡楚夫通过猴族象征话语的创造,传达了对于全球化时代的忧虑与思考,正如通过水雪象征话语传达竞争的变化与信心一样,蔡楚夫试图用中国画表达和平之美的魅力。

2004年,蔡楚夫重返离开达三十年之久的祖国,在南方海边择画室定居。开始了他中国画全新的绘画旅程。猴族系列绘画语言的形成,凝聚了他中西生活和思考的人生经验,也凝聚着他对于中国画传达人类全球化经验的心血探索。他坚持岭南画派动物画传统,讲究造型与实地生活气息,为此他长期不懈到黄山观察体验猴族们的生活,春夏秋冬不同季节,日夜晨昏不同时段,精细的观察保证了绘画的真实性。另方面,经由中西文化对比,他对于中国传统家族伦理生活的合理内核亦有了全新认识。在人类全球化进程中,如何整合生活于不同文明传统的民族的生活,已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中国人的血缘家族伦理悠久深长,中国画的表意传神传统深长悠久,中国人爱和平和中国的和平崛起,这一切汇集到蔡楚夫的画笔下,使他的猴族系列具有强烈象征意味。在此,象征的经验基础已不仅是蔡楚夫身为中国人的中国经验,也是所有中国人的中国经验,同时是地球村人作为人类动物的生存经验。由动物猴族的生存经验扩展到中国家族伦理生存经验,再扩展到人类地球生存经验,象征体猴族系列作为艺术形式打动人心的地方,即在于它们的经验的真实性,这种真正性具有类似经验的高度共鸣效果。

先看2010年《雪晴》系列。水雪象征绘画语言再次体现了蔡楚夫的优势,白雪晶莹剔透,创造出一个变化莫测的环境。苍茫天地间,雪松就是三口之猴的家,所幸冷雪已经过去,天晴了,希望的温馨弥漫在三口之猴家,母子互动的呵护、顾盼,眼中流露出动人的亲情,父亲的角色是略带孤独的,雪虽然停止,安全还是他的要务,他的警觉流露在眼神中,也体现在身体的紧张状态上。母猴笃定,小猴纯真而依赖。三口之猴的家各各神态毕现,各不相同角色,各不相同处境,各不相同心态。猴族的家如此,地球上人类的家不也如此么?

同样画于2010年的《温馨猴族》,让我们看到了大好晴日三口之猴家的幸福生活。母子看上去身心放松,眼神脸上都是欣喜之情,母亲在专注为孩子捉背上的猴骚,孩子呢,一边享受一边欲试探高枝之下另一个世界的情景。大自然的严峻过去了,此时此刻的父亲体态放松,但头脑仍然警惕,眼睛向外观察,保卫着自己幸福的一家。幸福的家是相似的,人类的幸福和猴族的幸福也相似。

《月上松梢》一对宁静的猴族母子在体验时光移动。《月夜》一家三口的猴族在感受乌云笼罩明月的阴沉。《朗月》里独自仰望明月的,是一只思想的猴族,他也许不能像李白一样对影成三人,却在凝神中与朗月进行生命对话。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动物不会思想呢?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人类比动物高贵呢?我们的血液和他们的一样,来自大自然母体。生命的律动充满了蔡楚夫每一幅作品。

2009年的《猴群》图则更像一个独立王国。国土建立于深涧古松之上,深涧流水琮琮,古松苍老遒劲,九只猴安然生活在原始的时空之中,它们神态各异,彼此间又有呼应,幼猴尚在母亲怀抱,两只老猴守护母子身旁,其他中年和青年的猴各自于不同层次的枝间活动,过着完全属于自己的和平的生活。画作犹如猴族的伊甸园,动物们的生存,人类的生存,往昔已逝,一切令人感动又伤感,倘若地球村的生态危机是蔡楚夫的创作背景,也同样是我们的阅读背景。九,在中国文化中代表着悠久和无穷,中国建筑中的九重宫和九重门,就是中国文化敬畏自然的传统表达。九这个汉字本身,就是一个象征符号,既是阴阳互动又是自然轮转,是所指和能指结合的汉字。九在中国文化中的特殊含义是,抵达自然和永恒哲学境界的追求,既象征悟道之道曲折漫长,又象征悟道之道自然而成。所谓九九归一,生活自然、生命自然,在自然中享受生命,正是中国文化和平之美的奥义。思想者艺术家蔡楚夫正是天衣无缝地用了九只猴的和平生活,来传递中国文化中的和平理想和美学境界。中国画也在这样的意义上,已经和事实上构成了与全球经验对话的艺术境界,起着传承人类文明精华的作用。

蔡楚夫对于艺术传承文明的自觉,几乎总是天衣无缝地安排在精密数字布局的形式结构之中。前文论及他的油画代表作《情系威尼斯》,核心画面是威尼斯特有的七条筏船呈雁阵布于水面,此处的七数,正是西方文明的奥秘所在。上帝造人在第七天休息,人在第七天获得了自己的主体身份,七条筏船呈雁阵之美丽,便是人类自由创造和享受都市文明之美丽。油画的七数和中国画的九数,在蔡楚夫艺术创造之中,呈现的不仅是西方文明与东方文明的璀璨合璧,也是油画艺术和中国画艺术在全球化经验表达中的灿烂对接,它们的诞生,扩展了人类对不同文明经验的理解、接受和共鸣,丰富了人类对于地球村生活的认知,实际上是对于地球村文明的贡献。诚如哲学家杜威指出:审美经验是一个文明的生活的显示、记录与赞颂,是推动它发展的一个手段,也是对一个文明质量的最终的评判。这是因为,尽管它为个人所生产与欣赏,这些个人的经验内容却是由他们参与其中的文化所决定的。
就艺术家蔡楚夫而言,他的个人经验已是全球公民经验,他对于参与其中的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沉醉、热爱与赞颂,完全可说是一个地球公民的家园沉醉、热爱与赞颂。他的猴族象征话语,是东方文明家族文化精华的再现,其亲情伦理之美,将有助地球村的和平幸福。他的水雪象征话语,是西方文明都市文化精华的再现,其自由竞争之美,则有助地球村的生机活力。

3, 蔡楚夫速写:人体象征与个体存在之美

《蔡楚夫速写集(全套3册)》,收录了蔡楚夫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迄今三十年的速写精品。准确地说,是人体速写精品。基本上是西方的男人体,女人体,除了一幅三岁孩子速写,其他几乎都是成年人体。

从速写集的序言看,蔡楚夫长期自觉的、不断地参与高强度的速写训练,曾在纽约多个模特空间进行专业速写。
从二十分钟到二分钟画一个人体的速度,锤炼着他极度的竞争力。

阅读速写集仿佛看到身为东方人的蔡楚夫,在西方世界观察捕捉,以机敏的感觉和灵敏的画笔,迅速地在他的白纸上留下炭笔的线条。速写人物是如此众多,他们的体态和表情各不一样,蔡楚夫驾驭着自己的笔和纸,也驾驭着眼前的男男女女,他们的身体,他们的神情个性。他通过速写记录着他对于另一种文化和文明经验的深入了解过程。在此意义上,蔡楚夫的速写本身就有象征性,他象征着东方对西方的观看,象征着一种文化交流的深入方式,也象征着全球化时代的到来,艺术家对于人类个体近距离接触与记录的可能。

卷一的封面是半侧卧的圆浑的西方女人体,棕红色线条柔美浑厚,虽然女人体积庞大,却给人柔美如水的美感。蔡楚夫运用曲线既流丽又修长,停顿处有如积水的旋涡,呈现出生命的力量与肉体的质感,柔美细腻仿佛可以触摸。

卷二的封面为半侧坐有如雕塑形体的西方男人体,棕黑线条有如刀削,蔡楚夫运用直线既有力又有节奏,男人棱角分明的结构仿佛岩石,给人峻峭和力量的美感。阴影的运用不仅强化了人体的质感,也赋予头部沉思默想的效果。

卷三封面是人体群像,侧体、半侧体、背体和前体,及背影,五个成人的身体仿佛在进行霹雳舞,极尽体态,各舒其姿。直线和曲线,长线和短线,面和线,它们响应着,节奏鲜明的舞蹈着,构成了人体的交响演奏。

澳门威尼斯人app下载,女人体,男人体,人体群,这样的速写分类既是专业的又是有意味的。三本速写集近千幅人体,竟然没有一幅雷同,可见蔡楚夫在长达三十年的速写岁月中,对于个体存在观察和再现的功力。正是这样的功力延伸到他的油画和国画之中,使他的艺术表现力无可匹敌。

尽在画中的,是蔡楚夫对于人类个体存在的关注,对于人类个性的欣赏,对于人作为肉身个体存在的尊重。事实上,专注人体速写是蔡楚夫的自觉选择。虽然在油画和国画领域他都功成名就,他却从来没有放松人体速写。他对笔者说,就像写作的人写日记,他把速写当成绘画日记。这说明速写于他,是一种画家与时代同行的节奏。他要观察时间中的每一个体并见证其存在的个性,甚至由于每一天的发现不同,他要保证自己能够与个体交谈,就需要不断扩展自己的人生经验。速写就如同写日记,记录和扩展着画家与人类的经验交往。在这个全球化时代,人类个体的丰富多彩空前突现,强调个体已成为了我们时代的文明特征。艺术家用何种形式传递他所在时代的文明特征?蔡楚夫选择和确认了人体速写这一艺术形式。人体速写在蔡楚夫这儿,象征了对于个体存在之美的礼赞。

人的身体包含着人的一切可能性。人的一举手一投足,无不包含着所处环境的遭遇和影响。在阴暗狭小压抑的环境,人必蜷缩了身体以适应来保护自己。在明亮宽敞自由的环境,人可以随心所欲,自由舒展身体,随意做出身姿,使个性得到充分发挥。蔡楚夫试图通过人体速写捕捉我们时代人的一切可能性,人的健康、人的快乐、人的忧伤、人的信心和勇气,人的表演性和本真性,一切举手投足和身体运动都是他的速写对象。他致力于行动中的人体,他们的一切行动之美,都是个体肉身所拥有的可能性。他的速写面向一切可能的发生,由此而充满了生机活力,令人眼花缭乱又满怀激动。比如说,他甚至画了倒立的男人体、仰卧起坐之中的男人体、打坐祈祷的男人体,与沉思默想的男人体迥然不同,这些男人体充满了行动的挑战性。他画了女人体的卧与立,更画了众多她们日常生活中的行走、散步、逛街,及化装、着装,甚至是挑逗的各种生动有趣的POSE。他的人体速写是我们地球村都市文明的镜子,里面映照着都市人张扬个性、表现身体存在的种种欲望。而他所持的欣赏立场,正是他速写所表现出的对于都市文明承载和传递的热情所在。蔡楚夫的人体速写打破了传统人体速写重在解剖学和结构训练的功能,他将人体速写转向个体存在之美的表现功能,他的数量惊人的速写精品,将是全新速写的最好参照。

人体是人的演变着的个性的象征,也是人在地球村存在的象征。世间绝对没有相同的人体,这正是人之为人的根本个性所在,也是人的个体之美所在。蔡楚夫画出千百人体,构成他人体的话语系列,形成人体的象征,这一象征传达的是我们时代个体存在的价值,召唤着地球村个性之美时代的来临。

小 结

蔡楚夫先生在油画、国画和速写三个领域,分别用象征手法表达全球化时代的竞争之美、和平之美和个体存在之美,都以一流的技艺达到了著名哲学家杜威所说艺术对于人类文明成果进行传递的表达功能。
在三种门类的艺术实践中,蔡楚夫将个人经验与人类经验交流对话,将东方文明与西方文明交互融合,用艺术的形式实践人类经验的扩展,丰富人类自我认识和对世界的认识,使作品充满一种理想之光和人类精神,从而成就作为全球化时代伟大的世界艺术家的崇高境界。

蔡楚夫先生的艺术成就回应了哲学家杜威先生对于世界艺术的召唤:由于艺术表现了深层的调适态度,一种潜在的一般人类态度的观念与理想,作为一个文明特征的艺术是同情地进入到遥远而陌生文明的经验中最深层的成分的手段。通过这一事实,艺术对于我们自身的人性含义也得到了解释。它们形成了一种对于我们的经验的扩大与深化,在我们据此所把握的其他形式经验中的基本态度的范围内使它们变得更少地方性与局部性。

(作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澳门大学社会与人文学院)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