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版西幻设定集》之风度翩翩:唯有龙才会说龙语

终焉之沙发

特大法师范书藤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与此同时灵魂也在一点一点的衰弱,面前书桌上的台灯发出微弱但稳定的光芒,也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

“其实我已经死了”,范书藤稍微动动手指头,还能感觉到手背上那些针头和输液管,“如果不是为了让肉体和灵魂同步消亡的话”。

那帮亡灵巫师真是烦人,不放过任何一具尸体。范书藤既然不愿意转化为巫妖苟延残喘下去,那么就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以形神俱灭的方式阻挠自己安息之后被恶意复活为黑色郁金香的奴才。只要灵魂没有到手,这躯壳即便复活也不过是个高级骷髅兵而已,那还是因为曾经强化过肉体的缘故。

被亡灵杀死的人,灵魂所有权才不在自己手上,也不被众神所管辖。范书藤明白,自己与教会的关系不怎么融洽,若是被转化成亡灵,不指望那帮神棍会好心肠“净化”,估计面对的多半是“神罚”。

这个时代还没有办法把已经消亡的灵魂找回来,消亡的灵魂到哪里去了,各大院校和学术机构还在争论不休,这帮学者不相信教会的说辞,但是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推翻教会的宣传。

但是范书藤不敢肯定,在久远的将来,自己是否会被亡灵通过某种手段再杀死一次。魔法发展日新月异,范书藤自己就曾经在年轻的时候作为冒险者探索过古代遗迹,即便是传奇法师塔,也被当时不过是高级法师的自己通过各种奇技淫巧破解封印据为己有。

就是现在这一座啊,临终关怀法阵已经再三检查过了,一旦自己的灵魂消亡,这座法师塔就会自动封印,并转移进半位面,等待不知多少年之后的冒险者获取这份文明遗产,或许那时候,这里面保存的东西只有考古价值了吧。

而「詹森多面体」是「詹森」(Norman
Johnson)本人在1966年发表了92个多面体的列表,猜测没有其它。而「维克多·阿布拉莫维奇·查加勒」(Виктор
Абрамович Залгаллер)于1969年证明了只有92个。

元素魔法实践

“你要去感知、去接触、去去去……去推搡魔网啊”,助教急了,“不懂?要先拉开弓才能射箭,要先荡起秋千来才能越荡越高,懂么?魔网就在那里摆着,你不去振动祂怎么能借用到魔力啊”?

“啥?不知道魔网在哪儿?你上课都干什么去了?”助教越来越急躁,“那谁也没上课是吧?可是人家旷课是去图书馆,你旷课是找一帮狐朋狗友在宿舍赌钱,怎么比”?

“是,我知道你家里有权有钱不在乎这学历,你家里也跟校方打过招呼了,无论如何都能毕业”,助教口气缓和了点,“但是你要为我们教职工作者考虑考虑,学生的成绩也是个考核目标啊”。

“好吧,按我说的做,有点迹象就算你过”,助教知道急也没用,“先想像一个点——不要用笔画,要用脑袋想——再想像另外一个点,很好,把它们连起来,这就是一条线段了”。

“然后想像这条线段绕着一个端点旋转,很好,这就是一个圆了。然后这个圆绕着直径旋转,就是一个球了,很好”,似乎进展顺利,助教似乎有点信心了,“然后这个球体绕着轴旋转,就是个超球了……啊?不知道轴在哪里”?

“这我帮不了你,只能你自己想办法,一千个法师脑袋里有一千种魔网,别人的冥想经验只能参考不能照搬”,助教无奈,“那换个简单的——上次你也没过——超立方体,很好,很好!有效果了,虽然只有一滴水,但毕竟成功了……等等!不算!那是我流的汗”!

“我倒是想让你过,可是超立方体代表土元素,怎么凝出水来了”?助教终于放弃努力了,“好吧,有人问起来,你就说你的冥想当中的符号不一样,超立方体代表水元素就可以了……千万别忘了”!

……

“别走,每次都早退不好,以前没上课也就罢了,考试的时候还这样不太好”,讲师说,“你又不是钦定学霸,我是说那边那个家伙,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拿过比碗重的东西没下过比澡盆深的水上炕认得碧池下炕认得鞋的废柴人渣大少爷,但就是能自称法力微弱而对法术理解精深从而在学术机构混个位置一辈子衣食无忧。还有点时间,咱们聊聊吧”。

“你就是有点好高骛远,以为眼下的课程已经理解了,就去图书馆自学后面的内容,还没学会走路就想着跑,甚至还想飞起来。我跟你讲,如果没经过系统的学习,不仅没有好处,反而会造成冲突”,讲师耐心说,“你的借阅记录我看过,奥古斯丁时期的法术模型和现在不一样,用的符号都不一样,这样是不能混合起来使用的,哪怕你自己已经意识到了也一样。这不是什么推陈出新,而是胡思乱想”。

“你的语文并不是不好,只是高考的时候没发挥好,这我知道”,讲师说,“所以你肯定能明白不同的古典语言完全是不同的书写体系,虽然有些字母很类似,但即便有渊源也要当作巧合看待。对于表达完整的魔法请求来说,单独的符号本身是没有意义的”。

“你记得那一堆施法手势么?不同的学派之间手势千差万别甚至截然不同,但是作为一个整体都可以自洽”,讲师解释,“你可以认为那也是一种语言,就当哑语那么看待好了。这种哑语,也不是比划给别人看,施法不是与别人交流,而是与魔网交流,明白么?你可以认为咒语和手势都是自言自语,自己表达给自己的灵魂看。卷轴法阵之类例外,看来你还没自学到那里”。

“但这并不是说胡乱嘟囔瞎比划就能凑活过去,默发法术的原理不是这样的”,讲师意味深长的说,“你的音乐似乎不错,哪怕当作兴趣爱好,学习之余就当消遣了,没准以后还会用得着呢”。

第一个,前面已经提到了,教会简单的把基于超越数「e」「π」的古代魔法收编为神术,所以才能压过法术一头。就是说,设定到阿奎纳之前,法术里面没有超越数相关内容。伏笔就是「怎么收编的」,很简单,设定教会摘桃子灭口,从两河弄来了「e」,从埃及弄来了「π」。

元素魔法概论

“稠密,这是有理数集的性质,也是魔网的重要特征”,讲师说,“虽然魔网并非无处不在,但是你需要魔网存在的地方,祂一定会存在”。

“你们可以用密斯特拉或者其它什么名字称呼魔网,教会也没禁止用阿波罗指代太阳啊,修辞课上你们已经知道了”,讲师说,“但是你们也都知道,用各种仪式向魔网祈祷并不会获得神术。你们只能通过冥想而感受、接触、理解、运用魔网而已”。

“目前大部分古典元素魔法,都形成于毕达哥拉斯时期,其中相当多由毕达哥拉斯学派开创甚至是毕达哥拉斯本人的贡献”,讲师说,“你们也都知道,任何一个正有理数,都能用埃及分数表现出来,这种方式使得法师可以只记忆分母序列”。

“对于简单的魔法,还是记住初始参数更有效,但是到了需要法术触发、定序和序列器的时候,一串不需要意识干涉的流水线输入,魔网的反应会更快”,讲师说,“而更复杂的参数,毕达哥拉斯学派采用整系数多项式方程的根来表达,同样可以流水线输入”。

“虽然毕达哥拉斯是如此伟大,但他不是圣人,面临整个学派的信仰和政治基础的破产,他选择了有悖于学者道德的方式:焚书坑儒”,讲师说,“希帕索斯确实违反了组织纪律,但并不是为自己而谋私利,他是为了追求真理和推动社会进步而牺牲的烈士”。

“希罗同样指出了古典元素魔法的缺陷,他发现了代数方程的虚根,揭开了人类探索影魔网的序幕”,讲师说,“这个发现导致了琐罗亚斯德教兴盛一时,因此希罗本人也面临宗教和世俗的极大压力。直到笛卡尔,面对内忧外患,教会这才正视影魔网的存在,从而近世元素魔法才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所有的代数数组成的集合,是可数的,没有超过魔网和影魔网正常运转的限制”,讲师说,“但是教会虽然以秩序自诩,却既没有解释混乱的原因,也没有解释一些没有理论背景只是先贤凭借经验总结出的依赖超越数的古代魔法,只是简单粗暴的将由圆周率π和自然对数底e衍生的魔法收编为神术”。

开普勒太阳系模型

人生幻灯片

睁眼……睁不开了。快结束了。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意识似乎反而更快了,人生经历中一幅幅画面快速闪现。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下载 1

人生走马灯

开始了,范书藤有些恍惚,据说每个人临死前总要回顾这辈子经历,以前自己研究过那些濒死复活案例,当时还没有这么肯定。

闭眼。

“你的情况有些麻烦啊”,对面长条桌子后面坐了一排人,正中间那个打着官腔对自己说。

这是……高考之后的面试,因斯布鲁克理工大学招生办。

“你的语文只有八十分……”

因为考砸了。

“你也没有在会考中选择古希腊语……”

因为选了博物学。

“那么符文魔法专业不可能录取你”。

这我知道。

“你的天文成绩不错,可惜你也没通过自主招生的灵媒测试……”

我故意的,不会把灵魂交给任何人,无论是神棍还是魔鬼。

“那么占星术专业不可能录取你”。

这我也知道。

“你也没选书法和美术……”

因为不太擅长,虽然有兴趣。

“那么法阵和炼金术专业也不行”。

是的,我知道,三个专业和一个服从分配意向都没戏。

“你只有最后一个机会了,你的音乐似乎不错……”

来了。

“这条路很艰难,或许你奋斗许久只能一事无成,照样当奴才,一辈子二把手”。

这不是我的人生目标,我只是为了避免这样的人生而作出了自己的选择。

“你就那么肯定自己能学会龙语?”

当然,谁在小时候没点梦想呢。

“你这样的学生我见多了”,那边叹了一口气,“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只有龙才会说龙语”。

确实如此。

睁眼。

每一个学生在参加高考之前,都在哀叹多么辛苦。这种时候老师就会谆谆教导:“别以为上了大学就轻松了,大学比中学更辛苦。别以为上学很辛苦,工作之后只会更辛苦。学生的本职工作就是学习,等真正工作之后想学也没那么多时间”。这是老生常谈,无论是老师还是前辈师兄,都说过类似的话,每一个学生都耳朵听出糨子来,于是当耳旁风,直到他们亲自体验到之后。

闭眼。

“可导一定连续,连续不一定可导”。

这是数学课吖。许多学生憧憬着上了大学就会立刻接触到魔法的奥秘,只是没想到面对的首先是枯燥繁琐的基础课程。

“不要抱怨这些课程没用,等到你构建的法术模型被对手找到破绽拆解的时候就明白了”。

是啊,任何一个法术模型都有弱点,就看对手抓得住还是抓不住了。

“利普希茨条件是很强的,记住了,一致连续的区间内只有传奇法师才能强行拆解”。

讲师说的是大实话,只不过呢,虽然不是每一个法师都会碰上传奇级别的敌人,但是总会碰上传奇法术卷轴……只要对手比你更有钱。

“你考虑过是否收敛么?不收敛的级数召唤不到游离的元素”。

这是作业上面的批语,做作业的时候我还没见过元素长什么样呢。

“收敛得太慢了,有这工夫对手早就完成准备攻过来了”。

图书馆里面的冥想法只有大路货,但是同样有密级。而想要提高施法速度脱颖而出,就需要被学阀当宝贝一样珍藏的高级冥想法。不过那时候,自己还不打算那么早拜山头站队。

睁眼。

冥想法,在教会宣传中又被称为“方法论”,只有梵蒂冈钦定的那一套才算正统,其它都是异端,暗地里修行异端的家伙被教会逮住只有上火刑柱一个下场。只不过贵族可以“刑不上大夫”,找个替死鬼再交点罚款向教会表达敬意就没事了。

闭眼。

“椭球体方程就是这样,看上去很简单是吧,下次小考就甭哭爹叫娘了”。

这是解析几何课吖。

“然后我们翻开讲义……”

“老师,为什么我们买了教材还要买讲义”?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教材包括在学费当中,议会要审核的,但是各个学校都有单独征收的讲义费,往往讲义比教材还贵。

“你们知道教材和讲义的区别么”?讲师解释,“每年都有学生这么问,他们有个共同点,虽然不是平民,但也不是高级贵族”。

“教材后面印着售价,讲义没有”。

“这只是表面现象”,讲师解释,“每门课程结束之后,讲义是要回收的,开学时就提醒过你们不要丢失或损坏讲义,不过以你们的实力只能丢失还损坏不了”。

因为讲义也有密级吖。平民认为的保密,就是街头吟游诗人说的评书那样,看完了密信之后就烧掉或者吞进肚子里面去。实际上机构要严格的多,不是看到文件被销毁,而是要看到文件完整无缺的呆在眼皮底下。号称销毁却扯掉几页偷偷夹带出去的情况,造成许多次严重后果之后,议会才慢吞吞的修改保密条例。

“教材严格按照教学大纲编写,不限制平民获取,只要付出代价,就可以在图书馆中查阅或抄录”,讲师耐心解释,“而讲义当中除了教学大纲之外,还有许多培训国家栋梁所特有的内容”。

“考试会超纲么”?

“你们就关心这些东西”?讲师有点恼火,“明确告诉你们,不会,讲义只是阐述了知识的运用方式罢了,为你们节省了自己摸索的时间,这也是你们能压制平民出身的天才的关键”。

大实话,但还是有人不当回事。

“看来你们都不信啊”,讲师叹了口气,“好吧,举个例子,讲义上也没有,你们听说过狂法师么”?

一阵骚动。

“讲课的时候都趴桌子上睡觉,这时候倒一个个精神起来了”,讲师笑了,“甭听教会瞎掰,那帮人或许是异端,但不是疯子,如果以后你们面对这些人,把它们当精神病看待,就不是什么战略上藐视敌人,而是作死”。

“老师你这么说不会有麻烦么”?

“当然不会,除非你去告密”,讲师说,“即便教会知道了也不会管,神棍又不是傻哔”。

所有人的兴趣都来了。

“就说这椭球体吧,有三根轴,长度都不一致”,讲师拿起教材,“就用你们手里的教材类比,从大到小分别是长宽厚”。

这和狂法师有什么关系?

“对于椭球体来说,按照长轴和短轴旋转都是稳定的”,讲师拎着书抛到空中示范了一下,“只有按照中轴旋转不稳定,不信你们就捏着教材正面两边扔起来试试看”。

稀里哗啦一片摔书声。

“等到以后你们学到动力系统的时候就明白原因了”,讲师说,“现在我们只需要知道,法术模型的稳定与否,取决于各个参数的选择”。

狂法师的特点就是随机法术,甚至可以用一环莽行咒模拟传奇法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会发出什么来,令人防不胜防。碰上这种对手,若是倒霉的话,确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们肯定在想,运气很重要什么的”,讲师忽然严肃起来,“我们都知道教会认为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没什么运气,而异教徒认为幸运女神决定运气。但是我要说的是,运气,或者说随机性,虽然不能完全决定,但也不是不能影响的”。

一片喧哗。狂法师会影响运气,这观点确实大逆不道,无论对于教会还是异教徒。

“现在和你们说这些还有点早,但是你们通过常识也能理解,椭球体三个轴当中只有一个不稳定,三选二”,讲师说,“狂法师不是精神病,而是赌徒,而你们也一样”。

安静下来了。

“或许你们认为,法术模型的参数选择,都是已经确定的,所谓运气不过是按照均等的机会选择而已是吧”?

下面都在点头。

“因为钦定正统冥想法就是这么说的”,讲师解释,“在我们学术机构内,称为频率学派”。

这算是公开提到异端了。

“狂法师知道自己知道什么法术,你们不知道,这是信息不对称”,讲师继续说,“而你们虽然不知道,但是可以猜,这是从你们自己独立的人格和意志出发用自己脑壳思考作出的主观决定”。

有点意思了。

“等你们学到概率论的时候就明白了”,讲师说,“如果想提前明白,可以打牌,我猜你们个个都会”。

这是说钦定正统冥想法也有缺陷?但是教会一直不承认?

“这种理论,教会内部称为贝叶斯冥想法,没有公开宣称是异端,态度是‘不承认不否认无色无味无害无用’当它不存在”。

那么学术机构怎么看待的呢?

“学术机构内部也称其为贝叶斯冥想法”,讲师脸色有点忧郁,“只承认冥想法本身有用,不承认贝叶斯这个人有贡献”。

学生们似乎都没听说过贝叶斯这个人。

“现在你们都不知道了,因为教会作出了‘除迹’裁决,所有档案当中的记载都被销毁,所有出现贝叶斯的雕塑画像都被销毁,就是维也纳金色大厅影壁上面那幅国庆油画,都是后来重新画的,其他人都在,唯独少了贝叶斯”,讲师提高了声音,“但是在当年,贝叶斯是臭名昭著的反动学术权威,被剃了阴阳头批斗游街,被自己的学生打死,梵蒂冈和维也纳联合下令诛九族”。

怎么会这样?

“怎么不会这样”?讲师冷笑,“你们也都知道,魔邓肯被人扔一个魔邓肯大裂解,毕格比被人扔一个毕格比擒拿掌,雷斯林被人扔一个雷斯林的炽焰之轮”。

睁眼。

贝叶斯现在已经平反了,同时平反的还有许多传奇法师,各种纪念活动和歌功颂德的小说剧本都完美得令人无可挑剔。这些传奇法师有个共同特点,就是都后继无人,或者被诛九族,或者后代平庸甚至已经堕落到底层再无希望可言。而这些传奇法师们曾经的门生故旧或后裔,只是在官方仪式上出场表演悲喜交加“感谢教廷、感谢帝国议会、感谢维也纳日报”一次之后,就再没有任何传媒报道他们的消息。

当时的自己与其他学生一样,听到这个消息很是震惊。只不过别人听完之后感慨一阵就忘了,而好奇心旺盛的自己则没有,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贝叶斯的悲惨遭遇,而是肯定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传奇法师存在。这个靠谱的判断在后来的冒险经历中,带来了许多麻烦,但同时也有许多收获。

闭眼。

“收卷了”,助教大吼,“都停笔”!

“未解决未解决未解决”!还有人继续写。

“你有压力,我也有压力啊”!助教不为所动,一挥手把学生定住,然后抽走卷子。

一片哀叹。

这是代数期中考试。题目不算难,但是计算量非常大,按照平时做作业的速度,肯定写不完。

“你们肯定觉得这种考试没意义是吧”?一摞卷子到手,讲师慢悠悠开口,“即便是检查掌握程度也没必要反复做同一类型的题目是吧”?

是,很多人都不理解。

“这是生死攸关的东西,必须熟练掌握”,讲师说,“抄录教材自学的平民,都是你们现在的想法,掌握知识点就可以了,抓紧时间学习后面的内容”。

有人开始明白了,平民出身的法师也有,最显著的特点就是穷,在公会里面经常被贵族法师的跟班嘲笑,“虽然你很丑,但是你穷吖”。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特点,虽然攻击性法术施展速度差不多,但是防守时的破解与抵消法术通常要慢一些。这个特点导致了所有法师都强烈倾向于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

“就说行列式求值,全是四则运算,你们小学的时候就学过了”,讲师说,“但是作为用来判定可逆矩阵的方式,计算速度非常关键”。

有人还不明白。

“还不明白的就是上课没听讲,下课也没看讲义”,讲师说,“讲义上写得清清楚楚,一个法术能被抵消的充要条件,就是其元素特征矩阵可逆”。

那么为什么不直接求逆矩阵然后施展呢?

“施法有冷却时间,尤其是对于一些已经在魔网里面固化模型的法术来说,要先提出法术请求再开始计算过程”,讲师解释,“等到你发现对方的法术不可抵消只能破解之后,再强行中断并更换法术已经来不及了”。

明白了。因为我们是全日制脱产的科班出身,接受的是专业训练,而半工半读自学成才的平民没有那么多时间。

“可是这些东西实在繁琐,也没什么技术含量”,有学生抱怨,“培养法师如此艰难,总不至于让我们成天就是从事简单体力劳动去吧”?

“教廷和帝国议会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构装体计算器已经有了原型”,讲师再三强调这是真正的机密,即便贵族也不能不当回事随便乱说,“如果你们愿意接受芯片植入的话”。

自己肯定不会接受。随着芯片一起植入的,一定有定时炸弹式灵魂印记。在自主招生的灵媒测试上自己就是故意忽略了精神探针的握手动作,装作没有潜质的样子,怎么可能为了一点点速度优势就放弃原则了呢。

睁眼。

大学一年级是通识教育,所有学生都在学习基础课。其中代数、几何、分析被称为“老三篇”,是重中之重。这三门课的考核结果刷掉了不少人,主要是破落贵族和骑士出身的学生,因为没有足够天赋,也没有足够财产,上不起学费昂贵的中学,请不起家庭教师补课。严格说来,代数、几何还算是中学课程的延伸,没有涉及到“高等”数学的知识,只是需要把“初等”数学观念转变为“高等”而已。这两门课程,是平民最容易自学的内容。而相比之下分析就要难得多了,确实可以体现出学习新知识的能力,很多人都是挂在这里。

被认为没有相应才能的学生,或是退学或是转专业。那些退学的学生,在体制内没有前途,通常会去当家庭教师,只要付得起学费不在乎学生是谁。这让很多平民看到了希望,尤其是那些商人。在商人的游说(以及贿赂)之下,王国三级会议当中曾经通过动议,为了提高学校声誉促进教学质量应该严格把关,其实就是希望能刷掉更多学生,以推动增加家庭教师数量的“供给侧改革”,虽然小心翼翼没有提到“结构性”字眼,但还是被帝国议会否决了。

作为变通手段,在商人和部分行业公会的资助之下,一部分家庭教师联合起来也成立了行业公会,在各地开设“补习班”,虽然不能透露讲义当中的机密,但是可以进行针对性训练。也有“自视甚高”的部分多上几年才退学的家庭教师,开设的补习班只接受贵族学生,而在课堂上是否泄密,那就不得而知了也。

闭眼。

“没关系,放轻松,想聊点什么都可以”,讲师和助教以身作则表情惬意,“只要是关于教学内容的事情”。

这是学年结束后放假前例行的师生联谊会,既是交流心得体会的机会,也是收集教学意见的非正式场合。

“你们很多人都上过补习班,但是质量参差不齐。可能你们觉得有些补习内容对于高考没有帮助,对于这一年基础学习也没有帮助”,助教说,“而有些人已经意识到了,在不泄密的前提下,补习班已经尽可能提前向你们展示了魔法应用技巧”。

是有点衔接不上,中学时代的补习班所传授的解题技巧,还在“初等”观念范围内,上了大学之后,接触到“高等”观念,感觉一旦从更高的层次上抽象,以前掌握的那些技巧,似乎不值一提,尤其是对于一些赢在起跑线上的学生来说,是一个从沾沾自喜到垂头丧气的过程。

“那么我举个例子吧,都会打扑克是吧”,助教说,联谊会桌上就摆着很多副扑克,“补习班上有没有教你们用扑克排出幻方呢”?

确实有,代数课的时候这么联想,太正常了。

“那么以你们现在的权限,我是说没退学的那些”,助教说,“可以去图书馆找篇论文,论述了幻方矩阵在迹、范数、特征值与特征向量、行列式以及矩阵运算等方面的特殊性质”。

这就是联谊会的作用吖。学生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很明显竞争大于合作,毕竟人人都有家世背景,死敌世仇也有,若非校规严格,走廊里碰面都能打起来。对于付出代价才能获得的知识,没谁会无私的拿出来共享,即便有人领悟到补习班提前传授的技巧,也会藏在心里,至于藏得住藏不住是否有痕迹,那就要看各人城府了。而教师就没这个顾虑,除了考虑到校方评价教学质量之外,还有为自己所在学阀提前拉拢新鲜血液的目的。

“我再补充一点吧”,看见话题热闹起来之后,讲师笑着说,“有谁被教过用扑克牌摆正交拉丁方阵”?

扑克牌有四种花色,分别是土、水、气、火,每种花色十三张牌。每种花色取出同样的四张牌,比如Jack、Queen、King、Ace,排成四乘四的方阵,使得每一行每一列都是四种花色俱全并且四种牌面俱全。这就是四阶正交拉丁方阵。

“等到你们学习元素魔法的时候就会用到相关内容”,讲师说,“这只是各种以平衡为目的的法术模型的一个简单组成部分而已”。

很多人又想起来考试时算到手软的场面,而对于将来的学习,灰暗的内心却充满期待。

“扑克牌本身并不神秘,并不能用来算命,那帮大篷车上的江湖骗子都是胡说八道”,讲师说,“除了占星术之外,其它预言法术可以凭借任意一种媒介施展,三种花色的麻将牌也可以,随手抓一把铜板也可以,因为预言法术与元素魔法没有关系”。

其实参加过自主招生的学生,知道学习预言系法术的前提是通过灵媒测试这个条件,因此已经不再相信城乡结合部大篷车村落赖以谋生的那套说辞,但是也没必要非得亲自出面拆穿其鬼把戏。通常贵族出身的学生会被家里提醒,不要自降身份与平民混在一起,这只是个借口,避免那些不成器的纨绔一时冲动过去找乐子。而有地位的家族当中有出息的学生才会被隐约告知真正原因,水至清则无鱼,在一定限度内容许市民与那些人互动,其实也是维持社会正常秩序的必要。

“那么再多说几句吧”,讲师今天看来很高兴,“古典元素魔法只需要考虑四种元素就够了,而近世元素魔法把正能量和负能量也视为元素处理,可能你们听到过,光元素和暗元素”。

确实如此,很多专精元素魔法的法师,都说“六元素”,倒是很少提到“四元素”字眼。

“那么,谁能排出六阶正交拉丁方阵,用扑克牌是不够了”?讲师环视四周,笑容不变,“或者限于光暗两种元素,排个二阶也行”?

有人抓起扑克试,二阶方阵只有四张牌,所有可能性都试过了,发现还是不行。

“没错,二阶正交拉丁方阵不存在,六阶也一样”,讲师解释,“除此之外所有阶的正交拉丁方阵都存在,构造方式还不止一种”。

差不多所有人都能隐约的体会到元素魔法的法术模型的形象,这时候说形象反而不太确切,但是能模模糊糊的意识到这种东西。因为没有具体形象,也没有获得任何能构造具体形象的信息,只是抽象的从这些信息当中猜测可能的结构。这种领悟,有点刚开始学习解析几何时候的感觉。同时还能体会到的,就是近世元素魔法的先天缺陷,本来这是二年级下半学期才能接触到的内容。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下载 2

人生宣传画

睁眼……睁开了!

视线忽然变得无比清晰,室内的装饰看得清清楚楚。范书藤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对面的墙上挂着几幅油画。

一艘军舰的桅杆上,各种彩旗飞舞。

“England expects that every man will do his duty”

硝烟弥漫的街道上,一个戴着廉价假发的律师。

“de l’audace, encore de l’audace, toujours de l’audace”

法庭证人席上,军官面无惧色。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下载,“sondern durch Eisen und Blut”

罗马城外,一个通信兵正把一封电报递进一辆豪华马车之内。

“Obbedisco”

……

视线回到面前的书桌上。

一个青铜头骨,那是在巴黎地下骷髅城围剿亡灵巫师的战利品。

一把精致的石斧,那是在毕尔巴鄂找到的克鲁玛侬人的遗物。

一支定制钢笔,那是在巴塞罗那圣家堂工地上与高迪交换的纪念品。

一根木柄龙牙匕首,那是从圣马力诺炼金实验室抢到的残骸。

一个水晶罐里面悬浮在液体中的一小块肉,那是从圣山半岛画家隐修院偷到的圣包皮。

一个海泡石烟斗,那是协助贝尔法斯特伯爵搜救泰坦尼克号的报酬。

一个满天星斗的水晶球,那是格林尼治天文台的礼物。

……

视线开始涣散了。

最显眼的装饰,就是书房一角,被栏杆围起来的展台。

一把弧刀、一架巴扬手风琴、一套风笛肘笛……

那是雇用了一个军乐团,骗了一个唱诗班,一起去喀山屠龙……

范书藤笑了,年轻真好。

“汉斯,皮埃尔,我来了。法比奥,永别了”。


(完)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下载 3

元素魔法的几何意义

“我们都知道正多面体只有五种,这是毕达哥拉斯学派的研究成果,在学术交流的时候由泰阿泰德带到了柏拉图学派”,讲师说,“但是通常这五种正多面体被称为柏拉图立体,是因为柏拉图深入研究了几何结论的形而上学含义”。

“柏拉图通过经验判断,正四面体象征火元素、正八面体象征气元素、正二十面体象征水元素、正六面体也就是立方体象征土元素”,讲师说,“而正十二面体,柏拉图认为‘神使用正十二面体以整理整个天空旳星座’。他的学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亚里士多德则补充了‘以太元素’的假设,虽然没有明确下结论,但暗示与正十二面体相关联”。

“这是古典冥想法的理论基础,教会成立之后全盘照搬,奥古斯丁完成了结合信仰的教义阐述,以‘神赐钦定正统冥想法’的名义推广”,讲师说,“直到阿奎那,才获得教廷许可进行了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次修订,一直沿用至今”。

“从柏拉图直到奥古斯丁,都没有考虑到对偶性,因此与此相应的元素魔法都存在这样那样的缺陷,性价比不高,威力不及神术,这也是教会逐步发展壮大从而占据意识形态领导地位的重要原因”,讲师说,“按照阿奎那的观点,正十二面体与正二十面体对偶,应该代表火元素,而正四面体与自身对偶,才是以太的象征。这个修订使得元素魔法提升到了与神术同级别的威力,由此导致了世俗势力地位相对上升,教会虽然根深蒂固但再也不能为所欲为了。接下来的事情各位都知道了,就是文艺复兴”。

“毕达哥拉斯学派率先发现,正多面体的每个面,都只可能是正三角形、正方形或正五边形。在法阵课上你们也都知道了,古典法阵当中这三个图形出现的频率仅次于完美的圆形”,讲师说,“因此毕达哥拉斯学派极其重视3、4、5这三个数,杀了一百头牛来庆祝直角的奥秘”。

“直到笛卡尔建立起直角坐标系,这时候对偶性用于表达元素与正多面体的关系,才得到了足够的重视”,讲师说,“我们毕竟生活在三维空间当中,除了四元素之外,还需要两个表达坐标的对偶元素。于是,把正能量和负能量视为元素,这也是近世元素魔法的根基”。

“与此带来的问题,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以太’不再被视为元素,而正多面体又不够用”,讲师说,“法师们扩展了几何理论,在四维空间——甭听吟游诗人瞎掰,又不是预言系魔法,与时间没关系——当中,找到了全部六种(凸)正多胞体”。

“因此在近世冥想法当中,互为对偶的四种对应四元素,正八胞体与正十六胞体象征土与气,正一百二十胞体与正六百胞体象征火与水,而与自身对偶的正五胞体与正二十四胞体象征正能量与负能量”,讲师说,“从此元素魔法的理论基础彻底完成,而与此相应的是,法师将不再依赖由现实中的经验产生的直觉,四维空间的几何图形无法直观感受只能想像。于是在法术威力提升的同时,构造法术模型的难度上升了不止一个数量级”。

“别急,还有一点内容。我知道你们都急着去食堂,占个好位置吃完饭来几局‘晚餐杀’是不是啊?别笑!你们知道牌面上画的是什么吗”?讲师说,“十三个阿基米德立体和对偶的十三个卡塔兰立体,挑一个圣子挑一个叛徒,别人随机决定忠还是反”。

“来这里上学的都不把教会当回事,拿神棍开涮司空见惯。但是光耍嘴皮子没用,想要干过神棍,你们也得好好学习啊”,讲师说,“长话短说吧,从柏拉图立体派生出来的康威多面体,都有外接球和内切球,具有高度对称性,并且有无限多个。魔法的奥秘是无穷无尽的。下课”!

下面一句,说教会「全盘照搬」这些「古典冥想法」的意识形态内容作为「神赐钦定正统冥想法」并仅仅做出一次修订,也是有根据的。因为本位面梵蒂冈经院哲学使用的奥古斯丁的神学理论,几乎就是全盘照搬了普罗提诺(Plotinus)集大成的「新柏拉图主义」,奥古斯丁还遗憾普罗提诺生不逢时,否则一定会是个基督徒,可见对其肯定的程度。于是,「全盘照搬」这四个字非常精确,并非手滑随便打字。

毕业设计

“选好方向了么?”讲师问,“你可以保研”。

“我还是直接毕业吧,导师不是讲师,您知道”。

“你这样的学生我见多了,不急着站队”,讲师说,“可是离开学校,你就没机会学习龙语了”。

“不是不急着站队,而是不想站队,入学的时候就知道了,站队的下场就是‘贱到骨子里去了’的奴才”。

“虽然有点夸张,但是事实确实差不多”,讲师说,“不过我要提醒你,即便你直接进入社会,照样还会被抓壮丁。隔三岔五就有个家伙跳出来说你是它们家养的狗,还不许成精,或者说你是它们山头的外门弟子,还只能当片绿叶衬托钦定红花接班人。你不承认没用,有得是吟游诗人替你承认”。

“这我知道,我不会妥协的。非常感谢您这四年来的关照”。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在「政治敏感」被屏蔽的《廿四》里面已经提到了把「扑克牌」扩展成「卡壳牌」的意识形态内涵。扑克牌的十三张可不是我发明的吧。在「政治敏感」被屏蔽的《三十》里面也提到了,没有意识形态我会帮忙挑一个,有了意识形态我会帮忙歪曲到其它地方去,正如豪门贵种走兽派歪曲我的「言行举止吃喝拉撒睡」那样。

正十二面体

上面这两个伏笔,也是提前准备好的,精确得很,并非手滑随便打字。

正八面体

提到了四维空间中构造法术模型难度显著增加,这也是当然的,本位面读者和作者都有同样的感受嘛。不过,四维空间虽然不能通过「直觉」来感受,但毕竟可以「扩展」直觉去想像。比如向第四维延伸的时候可能会这样想:

其实「六元素」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复古」。因为恩培多克勒就提出了「爱」「恨」两种抽象元素,一个负责聚合,一个负责拆散,而四元素本身并没有对立。到了亚里士多德,就用「冷热」「干湿」这两对概念,把对立下放到四元素内部去了也。而「以太」的概念,就变成了「卡壳世界」设定中「汤姆逊葡萄干面包原子模型」当中包裹的那一层「魔力」了也。前面提到这个假设似乎没起到什么作用,所以「卡壳世界」才在几何理论的进展之下,异端「纽结原子论」应景诞生。

至于「法阵」,也不用解释了,如今的读者,从西幻题材的作品插图乃至相关影视动漫游戏当中都有过直观感受了,里面出现的几何图形大概都有印象,三角形正方形五角星最常见是吧。而「大卫之星」说过了是「两个三角形」,而不是六芒星或六边形。

这里需要补充解释,柏拉图那么设定并非没有道理。因为当时的世界观是「原子论」,柏拉图从几何角度出发,为了解释物质的聚散离合,才如此设定。这里就得贴图了:

第一句,泰阿泰德告诉柏拉图五种正多面体,是本位面有文献证明的事实。而我把毕达哥拉斯学派扯进来,还是为了暗示「希帕索斯会」,和前面「讲师」不提「丢番图」一样,这里特意提到「泰阿泰德」,是因为泰阿泰德研究了无理数,所以肯定不是毕达哥拉斯学派死忠,看生活年代比希帕索斯晚几十年,于是才能设定为「出走的进步学者」至少是「下一代进步学者」。

再下面一句,「以太」作为一种假设,本位面历史上就被放弃再捡起来再放弃再捡起来折腾好几次,最近就是宏观的暗物质暗能量和微观的真空涨落,不展开了。这里就是说,当初「意识形态挂帅」的结果导致「以太」为了凑数才对应了一种正多面体,而在后来的魔法实践当中几乎完全用不到,于是到了教会衰落意识形态领域高压政策啥色恐怖松动的时候,已经可以放弃这个假设了。

这么设定也有理由,自然对数底「e」其实是计算利息时候使用的理论极限,在两河的考古唯物主义证据当中有放贷之类记载和相应法律条款。而基督教和后来的绿教,众所周知不能放贷,这就是我设定「摘桃子灭口」的意识形态基础,反动教会表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神棍嘴里念着教义却在脚底下偷偷划「不」字。

把正能量和负能量视为「光」元素和「暗」元素,于是「古典」元素魔法进化到了「近世」元素魔法。前面也提到了,一方面体现了数学的「抽象」能力,另一方面用「近世」字眼会让读者联想到「近世代数」。考虑「对偶性」就是代数的进展,而到了高维空间,哪怕「古典」几何的处理,其实大半也都是代数了。

但是呢,阿奎纳的修订,毕竟仅仅修改数学基础并公之于众,所以设定「法术」威力提升到「神术」层次。这时候又需要解释「法术」所欠缺的「超越数」了,在这几百年里,「希帕索斯会」成员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已经研究出超越数相关成果了,为了促进文明进步而公开发表之后,教会当然会厚着脸皮大言不惭拿来主义修正「神术」。所以才有「相同」威力。

今天有点不舒服,并且接下来注释这一段正文恐怕又要头疼了,于是先洗了个澡,感觉精神多了。上一篇捏造了一套「圣书体数字」,从零到十二一共「十三」个。其实这也是伏笔,只不过之前没构思好,就是为了本篇提到的「晚餐杀」的「十三张牌」。

再下面一句,提到了笛卡尔及其解析几何的划时代贡献。解析几何出现之后,运动才可以精确的进行数学描述,之前进行的定量分析其实还是「算术」描述。前面注释过了,古希腊因为意识形态原因在几何中不承认运动,比如「圆锥曲线」命名,主要原因是数学意识还不够先进,于是被芝诺悖论困扰。参考「政治敏感」而被屏蔽的《四》当中提到的「阿基里斯撵乌龟」(我将其本土化为「龟侠赛跑」又进一步修辞为「兲人交战」)相关内容。

最初提到五种正多面体的著作,是柏拉图的《蒂迈欧篇》,里面完整阐述了日心说“水晶天”世界观,也就是后来托勒密天文体系。而以交流学者「泰阿泰德」命名的《泰阿泰德篇》偏偏讨论了「什么是知识」:

在构思当时,其实没这么轻松,在这一点上卡了很久,主要还是为了给几何理论赋予意识形态内涵。提到过的蒸汽朋克变燃气朋克的脑洞,也是在这时候一起构思出来的。一旦想通了之后,就豁然开朗,后面一切相关内容都顺理成章了也。

正四面体

下面还是说利用「对偶性」指定象征元素。注意其它五个凸正多胞体都有三维的正多面体类比,而多出来的这个「正二十四胞体」则没有,所以才指定为「负能量暗元素代言人」。这种手段,可以与教会的意识形态兼容,说世界在伟大光荣正确的教廷的英明领导下,明明河清海晏歌舞升平,压根没有什么黑暗。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下载 4


柏拉图视“四古典元素”为元素,其形状如正多面体中的其中四个。
火的热令人感到尖锐和刺痛,好像小小的正四面体。
空气是用正八面体制的,可以粗略感受到,它极细小的结合体十分顺滑。
当水放到人的手上,它会自然流出,那它就应该是由很多小球所组成,好像正二十面体。
土与其他的元素相异,因为它可以被堆叠,正如立方体。
剩下没有用的正多面体——正十二面体,柏拉图以不清晰的语调写:“神使用正十二面体以整理整个天空的星座”。
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添加了第五个元素——以太(希腊文:Αιθήρ,拉丁转写:aithêr;拉丁文:aether),并认为天空是用此组成,但他没有将以太和正十二面体连系。

维度扩张

而圆周率「π」则设定是被毕达哥拉斯学派余孽协助教会「摘桃子灭口」,因为普罗提诺的观点就是融合了毕达哥拉斯和柏拉图的「东方神秘主义」。所以,这个伏笔就是在暗示,在那反动学者勾结反动教会的高压政策啥色恐怖之下,「希帕索斯会」先烈们的遭遇。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