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妹》| 来一场超越千年的昆腔

《好姐姐》

日前,由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和上海张军昆曲艺术中心联合推出的实景园林昆曲《牡丹亭》演出,拉开了第十四届契诃夫国际戏剧节的大幕。中国是本届契诃夫国际戏剧节的主宾国,共有5部作品亮相。

在一节选修的戏曲赏析课上,老师给我们看了央视11台的《中国戏歌》,这期节目不同于以往的传唱传统古典戏曲,也不单单是现代流行曲的舞台,而是一场古今交融的完美邂逅。

“不入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当晚,在莫斯科大学植物园“药剂师花园”里,俊俏的小生和婀娜的少女款款走来,伴着悠扬的笛声,用绵延婉转的唱腔为俄罗斯观众演绎400多年前杜丽娘与柳梦梅的故事。

然而在如此多的戏歌中,我却是一眼相中了昆曲唱腔的《好姐姐》

俄罗斯观众安东是一位老戏迷,在网上看过好几个版本的《牡丹亭》,特意携家带口前来。演出结束后,安东激动地站起来鼓掌欢呼。“露天表演的效果非常惊艳!”

昆曲距今已有六百多年历史了,以曲词典雅,行腔婉转,表演细腻著称,被誉为“百戏之祖”。昆曲的表演有独特的体系风格,抒情性强,动作细腻,歌唱和舞蹈身段结合得巧妙且和谐,被称作戏曲活化石。

演出还给现场观众准备了一个惊喜——戏曲中的花神由俄罗斯姑娘扮演,这是实景园林版《牡丹亭》演出以来首次起用外国演员。4位俄罗斯芭蕾舞演员身着淡蓝色轻纱,戴着牡丹花头饰,随着音乐、迈着轻盈的舞步优雅出场,展现梦之场景的别样美感。

《好姐姐》开端以一段浓郁和极富节奏感的流行rap说唱引入,几句rap“dance
with
me”便勾起了听众的听感。细听这段rap实则将昆曲著名曲段也融入了进去,“锦屏人”,“皂罗袍”都是《牡丹亭》中的片段名字,“她的故事”“他的心事”也是暗指杜丽娘和柳梦梅这一段缠绵恩爱的故事。

第一次参演中国戏曲,俄罗斯芭蕾舞演员都非常兴奋,化妆时,一直在用相机认真记录,彩排时,一遍遍确认每一个动作细节。花神之一克谢尼娅告诉本报记者,在她看来,《牡丹亭》就是中国版的《睡美人》,能够用芭蕾舞演绎中国经典是非常宝贵的经历。

主歌中“昆曲王子”张军一开口便是开口即醉人之感,昆曲唱腔着实让人一下子回归了古典戏曲之中。

婉转悠扬的乐曲、婀娜多姿的身段、华美精致的服装,融入水磨昆腔,在异国园林征服了现场的俄罗斯观众。在前一日的彩排中,就有很多观众被吸引,在旁边站着看完。演出当日,现场座无虚席,台上的俄文字幕、座位上的俄文简介,让观众们能够更快地了解剧中故事。演出结束后,掌声经久不息,演员们几度返场致谢。

听到“遍青山啼红了杜鹃,那荼蘼外烟丝醉饮,那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得先?闲凝眄生生燕语明如剪,听呖呖莺声溜的圆”时,在了解过昆曲之后才知这是在《牡丹亭》中的杜丽娘的本角唱段,突然被小生这么的一唱便颇有新奇之感,仿佛像是柳梦梅在此亲历着杜丽娘的踪迹一般,更增添一种说不出的妩媚感和美好感。

“为什么要在依水而建的舞台上演出?”“大花脸代表着什么意义?”“咿呀的唱腔有什么含义?”演出前后,柳梦梅扮演者、主演张军一直被俄罗斯媒体记者和观众们簇拥,回答一个个问题。

主歌中加入了《牡丹亭》杜丽娘和春香的台词对话,而主唱和昆曲扮演者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

《牡丹亭》导演李小平告诉本报记者,关于中国戏剧,俄罗斯观众想了解的有很多,这样的演出提供了一个契机。“演出前,我们特意安排向俄罗斯观众介绍《牡丹亭》的故事,昆曲的历史,以及演出的音乐伴奏、舞台站姿、曲牌等细节。零距离的交流互动激发了大家对昆曲的兴趣,台下俄罗斯观众还模仿起昆曲的唱腔和姿势。”张军表示,“这次相聚莫斯科,我们带着来自上海的问候,带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气韵,为两国文化交流和向全球传播昆曲艺术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啊小姐,那是杜鹃花”,“这是荼蘼架”,“是花都开,那牡丹还早哩”

(本报驻俄罗斯记者 屈 佩)

“遍青山啼红了杜鹃”

《 人民日报 》( 2019年05月21日 17 版)

“那荼蘼外烟丝醉软”

是春香和杜丽娘在游园时的台词,其中每一句的台词都有主唱用昆腔来回应,夹杂着扮演者优雅细腻的步态动作和柔情似水的眼神。

当听到“他春归怎占得先”时,杜丽娘的唱腔突然插进来,二人合唱此句,男女声混合,此时,杜丽娘随柳梦梅步花园赏春色的情景跃然眼前,便好似此时的杜丽娘已是与心上人相聚。

一个是皂罗袍带的水袖女子,

一个是纯白西装的深情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app,仿佛是跨越古今,

来赴一场千年之前未曾兑现的约定。

这一幕现代与古代的设定堪称此歌的神来点睛之笔。

唱腔的原型是杜丽娘与春香游园赏花之景,春香活泼可爱,杜丽娘一颦一笑声声慢,在歌曲中无疑表现的淋漓尽致。

杜丽娘与春香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